星帝元年第一战(大结局中) - 九天剑仙在异世

星帝元年第一战(大结局中)

眼望着前方那片淡黄色的星域艾森特的眼睛里爆出一道冷冽的寒芒。 终于到了。 经过了十多天的长途跋涉之后龙星舰队终于艰难的赶到了沙海星域一路上流星风暴电磁雨宇宙沙尘令庞大的龙星舰队吃足了苦头在这一系列的外来因素干扰之下整个龙星舰队减员达到了十分之一数百艘的战舰就这样永远的留在了原地。 可以说艾森特此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眼看着一艘艘的战舰就这样当着自己的面爆炸而自己竟然什么都做不了身为一个统帅艾森特的心在滴血。 “命令一到达沙海星球上空就开始无差别炮击。”艾森特对一旁的参谋沉声道:“无须请示朕要将沙海星球彻底的从七大星域抹杀掉。” “命令所有战舰开足马力目标前方沙海星域。” “命令所有主炮全部开启时空炸弹做好射准备目标沙海星球。” 伴随着一道道命令的出刺耳的警报声在各个战舰内响起龙星舰队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看着一艘艘的战舰井然有序的排列成战斗队型艾森特的心情总算好了起来虽然经历了一点挫折然而自己的舰队还是这样强大。 然而艾森特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仿佛来自九幽又仿佛来自另外一个空间一个人的声音就那么突然的在艾森特的主舰内既而在整个龙星舰队上空响起。 “老朋友别来无恙?”一个男人兴奋而又得意的声音在艾森特乃至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没想到吧?上次一别只是过了几天本帝就又出现在了你的面前啧啧看看这些战舰老朋友见面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么?” “罗天是你?”艾森特悚然一惊一股寒意自他的心底向上升起:“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离开不然……。” “不然你的舰队就会将本帝轰成碎片对不对?”罗天得意的笑道:“老子真的很害怕啊哈哈哈……要是上次的话本帝可能真的就如龙皇陛下所说的那样退避三舍了但是可惜呀真的很可惜有几个人答应了本帝消灭了你的舰队之后就让本帝做八大星域的盟主所以很抱歉即使老子想撤退也不行了因为这次来这里的可不仅仅只有本帝一个在我的身后东方天庭最精锐的一支军队正准备拿龙皇陛下的舰队开胃呢。” “轰隆”仿佛要证明罗天话的真实性一般就在他声落的刹那之间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就从远处传进了艾森特和他的手下的耳朵里声落处一艘主力级护卫舰冒着滚滚的浓烟紧贴着艾森特所在的战舰向黑洞洞的太空中坠落而下然而仅仅几秒钟之后又一声爆炸传来整个战舰在爆炸声中终于化做了漫天的碎片。 “敌袭敌袭……。”一句句电脑合成的金属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几乎所有人的脑袋都处于当机状态敌袭?哪来的敌人?为什么雷达上竟然一点显示没有? “还击马上进行无差别攻击。”艾森特是最先醒悟过来的人敌人能够躲过雷达的扫描那就只有一种说明敌人的单体目标十分渺小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应该是一支单兵作战的军队而不是自己这样的大型舰队。 “嗖嗖……。” “呼呼呼……。” 龙星舰队开火了一道道紫色的激光束带毫无目标的满太空攒射着一枚枚曾经给六大星域带来噩梦的时空炸弹漫无目标的投放着机械化的先进科学与冷兵器的第一次对抗就在这里八大星域排名第三的沙海星域上空拉开了序幕。 激光漫天箭雨排空相较于龙星战舰那庞大的体积属于单兵作战的天庭军队从根本上从一开始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激光那强大的毁灭能力只是相较于体积庞大的对手对于单体渺小的天兵龙星舰队颇有点大炮打苍蝇的味道。:bsp;于是当一艘艘龙星战舰冒着黑烟向下坠落之时艾森特知道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在他的命令下一支支龙星军队走出了战舰向着天兵起了进攻。 远处。 “结束了。”罗天冷冷的笑道随即对一旁的沼龙道:“命令部队可以出击了本帝也该去看看我的那位老朋友了就让我送他一程吧。” 罗天的命令下达五千早已经憋得快要狂的妖族战士“嗷嗷”嚎叫着冲出了阵营奔着对面渐渐浮现在他们视线里的龙星战士飞奔而去。 杀戮终于开始了! “喀嚓”一声剧烈的撕裂声传进了船舱内每个人的耳朵里浑身燃烧着灰色火焰的罗天出现在了艾森特的眼前还是那张英俊的面庞嘴角还和上次那样挂着一丝得意的邪笑罗天还是那个罗天然而在艾森特的眼睛里眼前的这个人却不啻于一个他的噩梦一个摧毁了自己千年基业的恶魔现在这个恶魔再次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老朋友难道你不愿意看到我吗?”罗天缓缓的向艾森特走来此时的罗天是得意的是骄傲的因为他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来到这里的对于即将成为自己手下败将的对手罗天向来都是很大方的。 然而他所谓的“大方”换来的却是艾森特的恼羞成怒。 一道气势磅礴的水气自艾森特的身体突然向罗天击来龙皇艾森特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罗天自己内心的想法森然的水气在奔向罗天的途中突然变成了万道的水箭艾森特对水的控制真的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然而一山还有一山高漫天的水箭在罗天身前三尺之处时却再也无法前进一道灰色的火焰之墙凭空出现与水的寒冷相反的是火焰出现的那一刹那就异常的灼热水箭在火墙的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和无奈。 “看来老朋友你上次的伤势并没有好转。”罗天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然你罄尽全力的一击不应该如此的外强中干才对哦对了黑煞魔君说过了你的能量里还缺少一样森寒之水吧很抱歉你再也得不大它了因为它早已经被我同化了。” “什么?是你?”艾森特的心终于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于是本来一丝破绽也没有的攻势终于在他的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破绽一丝致命的破绽。 罗天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点?一道精光在罗天的眼睛里迸开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水箭消失整个船舱蓦的变成了火焰的世界。 艾森特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