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血撒战鼓山(下)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409章 血撒战鼓山(下)

战鼓山上战云密布做为第一个扑上战场的水吟对上了太上老君对于这个把妖族坑坏了的头号圣人水吟平时没少听罗天在那里嘀咕要不是忌惮太上老君身后的鸿钧老祖和原始天尊以罗天的性格早就把这个几乎让妖族灭族的家伙给灭了。 所以出于报仇的心态水吟先找到了他如今的太上老君可是今非昔比被罗天那一下子没个百八十年他是别想复员了如今又对上了水吟只是一个照面的工夫就陷入的苦战。 前面已经说过水吟的原形并不是完全是一条蛇蛇没有脚但是在水吟的身上赫然长着八只闪动着森然光芒的利爪看上去更像是一条八爪银龙一条实力已经达到了圣人阶段的银龙只见她蛇尾一摆那条粗大的尾巴夹着雷霆万钧之势砸向了太上老君的头顶。 不要小看这一尾以妖族那强悍的身体再加上妖气的加持即使是罗天见到了这样的攻势也会皱眉头可以想象被这一尾巴砸中的话太上老君那剩下来的半条命几乎可以肯定也报销了。 面对着对方如此凌厉的攻势太上老君不得不掏出了压箱底的法宝——拨云拂尘一把据说可以将天都撕裂的攻击性法宝和金刚琢那变态的防御不同的是拨云的主要作用就是攻击——强大的风系法术攻击。 拂尘一抖漫天的风刃朝着水吟的身上涌去圣人出手即使是一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圣人如果被击实的话相信水吟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老杂毛受死!”水吟碧绿色的眼睛中红芒一闪那满是獠牙的大嘴猛然张开铺天盖地的绿色液体迎着风刃就扑了上去液体甫一个风刃接触就出了一阵阵“吱吱”的声音。 好猛烈的毒性! 另一边沼龙对上了紫薇大帝别看伯邑考在罗天的面前似乎真的不堪一击其实他的实力也只是和圣人差上那么一线半线不然怎么可能统率北斗七星和二十八星宿这么长时间?于是当他和沼龙接战之时两个人顿时就陷入了胶着状态但是是人都可以看得出来伯邑考不可能是沼龙的对手失败只是早晚的事情。 混沌魔对上了以广成子为的师兄弟六人盛名之下无虚士广成子六个人做为天界最早的六位大罗金仙在经过了封神之战的历练之后再加上这些年的潜修其每个人的实力其实都不差于准教主上阶而且这六个还有一样更厉害的本领——阵法。 和八仙的降妖伏魔那强大的攻击力不同的是广成子六个人摆了一个小周天阵这个阵主要的特点就是一个“困”字杀敌不行困人有余这其实也和广成子平时稳重的个性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小周天阵的围困之下混沌魔要想在短时间内解决掉广成子几个人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了他只能依靠自己那变态的挪移度在阵里东突西撞试图快点找到阵法的突破口。 “你们十六个人去把那些剩下的杂鱼解决掉。(一路看小说网,)”修罗冷冷的看着蚩尤身边的十六个侍卫道:“今天不是让你们来看热闹的看到同族在那里拼斗你们好意思站在这里吗?快去。” “我们十六个人只听命于蚩尤元帅的。”老三翻天狐狸站出来道:“在元帅没下命令之前我们是不能离开他的所以很抱歉修罗前辈您的这个命令我们不能接受。” “蚩尤你什么意思?”修罗看向蚩尤的眼睛里寒芒一闪:“兄弟们都在那里和敌人战斗而你这个做主帅的竟然无动于衷你怎么说?” “你们几个过去把剩下的那些人收拾掉。”修罗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蚩尤就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在他的想法里是想在战斗中尽量的消耗沼龙等人的元气这样一来等下自己遇到的阻力就会减少不少然而自己的这几个侍卫如果参战的话势必会减少沼龙等人消耗的元气但是现在不行了修罗已经对自己的举动产生了怀疑为了打消修罗的怀疑蚩尤不得不将老三等人派了出去。 “哼!现在的你真的和陛下在的时候是两个样子了。”修罗冷冷的道:“那个时候的你将自己的所有忠诚贡献给了陛下然而陛下走了这才几天你就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话就说到这里你好自为之吧!” 修罗说完头也不回的向混沌魔那里飞去他已经看出来混沌魔在对方那个不知名的阵法里竟然会呈现出一种很吃力的样子这让修罗很惊讶混沌魔也许在实力上和他能差上一线但是和对方那六个人比起来就是那六个人绑在一起也不是混沌魔的对手那么现在就只有一种说明阵法有古怪。 “今天怎么会这么累?”阵法里的混沌魔自语道虽然他冲不出去但是混沌魔也看出来了对方也拿自己没办法:“看来这个阵真的有古怪啊不行我得加把劲无论如何也得冲出去不然别人还不笑死老子?” “混沌兄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修罗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为什么我见你很吃力的样子?这个阵法真的这么强吗?要不要我进来帮忙?” “呼呼……。”混沌魔喘着粗气道:“这个阵真他娘的有古怪似乎能将被困在里面的人的元气以平时十倍的度消耗掉修罗兄你还是别进来了从外面突袭为好早点解决战斗我们好早点回去。” 混沌魔的话令修罗心里“咯噔”了一下混沌魔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说出像现在这样的“软话”的看来阵里的他一定也很难受吧?想到这里的修罗怒吼一声奔着阵的广成子扑了过去。 内外两大圣人的夹击之下小周天阵终于再也无法维持下去面对着修罗那闪电般的攻击广成子几个人很难在困住混沌魔的同时再来应付来自修罗的攻击一声惨叫过处一道暗红色的时空乱流突然自赤精子的身下出现赤精子惨叫一声身体化成了飞灰。 眼看自己的师弟身死广成子五个人知道小周天阵再也无法维持下去于是几个人彼此施了个眼色朝着东方飞去。 “慢混沌兄你回来。”修罗叫回了正要追赶的混沌魔:“别追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浑身是汉的混沌魔气喘吁吁的飞了过来:“就这样放他们几个走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你不觉得这件事有古怪吗?”修罗看了眼远处的蚩尤道:“刚才为兄在击破这个阵之时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阵本身主要就是以困人为主像你说的那样消耗元气这个阵根本就没有这个功能而且身在阵外的我在使用元气攻击时也现我的元气消耗掉的是平时的十倍不止看来我们两个人已经被人算计了。” “是谁?谁能算计到我们?”混沌魔双目赤红的道。 仿佛要回答混沌魔的问题一般就在混沌魔问出这句话之时一声嘹亮的龙吟声远远的传了过来两个人于是转身一看这一看不要紧眼前的景象令两个人差点咬碎了满口的银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