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朕名罗天(中)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393章 朕名罗天(中)

半夜的时候罗天又醒了不是他自己醒的而是那位莎娜大小姐把他弄醒的莎娜大小姐是走的很急来的时候更急这深更半夜的她也不知道避闲就这样再次闯进了一个男人的房间对于这一点罗天很不满。 不过当罗天看见莎娜身后的道格拉斯时他总算知道这父女俩来这里干什么了。 道格拉斯是来请罪的。 “罗英雄小女不懂事得罪了英雄还请多多见谅。”道格拉斯一进屋就满脸热忱的道:“在下现在将小女领来向您赔罪了。” “深更半夜的两位来这就是为了这件事?”罗天满脸不高兴的道换了其他人自己睡得正香突然被吵醒相信脸色也不会好:“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两位可以离开了。” 罗天的这一下逐客令不要紧可把道格拉斯吓坏了自己还有求于这位那就这样被人家赶出来的话那自己明天还有脸来提要求吗?而且根据他的判断明天能不能再看到这位都成个问题——自己的女儿对他说了那样的话人家还会傻得等明天早上留在这里难堪吗? “啪”冷不防的道格拉斯一巴掌打在了身旁的莎娜脸上顿时五道红色的掌印浮现在莎娜那白皙的俏脸上这一巴掌把莎娜打愣了从小到大自己的父亲何曾打过自己的耳光?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被父亲打了耳光。 “死丫头还不向罗英雄道歉?”道格拉斯怒声道:“叫你来伺候罗英雄你竟然敢得罪人家你信不信为父现在就打死你?” “父亲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莎娜大声道:“您知道这个男人怎么说您的女儿吗?他说我是一个陪了无数人睡觉的荡妇父亲您说说这样一个人您叫女儿怎么陪他?” “这……。”莎娜的话说得道格拉斯的老脸一红要是罗天真的这样说了的话自己还真没办法再继续教训自己的女儿了难道自己还能说“对你就是个荡妇”这样的话吗?这样说的话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脸往哪放? “罗英雄您真的是这样说的吗?”道格拉斯迟疑的问道然而罗天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于是父女俩这么仔细一看不要紧这位罗大英雄竟然坐在床上睡着了。 道格拉斯这个气啊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瞧不起自己还是实在困的不行了?像罗天现在的这个样子是最失礼的一种行为(他一点没现自己深更半夜来人家房间里失礼不失礼)然而就是这样道格拉斯还是决定忍谁叫自己有求于人呢?于是他做了一个很明确的决定。 等! 父女两个人一致决定等下去(不过貌似莎娜是被自己的父亲逼着的)等到天亮等罗天醒了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终于在父女俩昏昏欲睡之时天终于亮了罗天也终于再次睁开了他的眼睛看这父女两个人就坐在自己的不远处罗天愣了一下接着嘴角闪过一丝不屑的冷笑。 想和老子玩苦肉计?当老子是曹操吗? “行了两位实在要是困的话就回自己的房间睡吧!”罗天不耐烦的道:“两位现在的样子要是被府里的下人知道的话还以为我这个客人虐待两位我就是浑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不是?在下可担当不起两位这样。:bsp;“罗英雄客气了有谁敢这样说您呢?”道格拉斯赔笑道:“在下此来就是想代小女向罗英雄道歉的小女年幼不懂事还请罗英雄多多担待才是。” “客气了说心里话罗某人还真没把您的这位女儿当回事。”罗天说话那是一点也不客气他直接把话挑明了说:“您的这位女儿一般人可配不上她说她两句就对人登鼻子上脸的我罗天这辈子没怕过人但是对您的这位女儿的脾气在下可真不敢恭维好了我原谅她了两位请离开吧!在下今天还有点事就不在府里多待了。” 眼看罗天起身要走道格拉斯急了罗天这么一走等下黑魔帝国的士兵势必会来到这里毕竟以自己的地位黑魔帝国怎么可能放过自己?现在能救自己的就只有眼前这个连黑魔帝国都为之惧怕的人物了然而自己却失去了唯一可以拉拢他的女儿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的道格拉斯狠狠的瞪了一眼莎娜接着他的脑子灵光一闪有了! “罗英雄留步在下有一物想送给罗英雄还请罗英雄笑纳。”道格拉斯赔笑道:“此物在下也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是从它的外观来看说不定对像罗英雄这样修行的人有用处。” “哦?什么好东西?”对于钱财这样的东西罗天向来是不太感兴趣的但是道格拉斯嘴里的这个“对修行有益”的东西却勾起了他的兴趣。 “请罗英雄跟在下来。” 密室内。 当道格拉斯小心翼翼的将一个盒子拿出来时罗天立刻就感觉到了盒子里那个东西的强大气息这是一股与自己的紫帝原火截然相反的力量罗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物体会是一种水因为一向以来只有水才可以克制火的。 当道格拉斯小心的将盒子打开时事实终于印证了罗天的猜想里面盛放的正是一滴通体晶莹身上散着淡灰色光芒的液体上面那刺骨的寒意即使你没有触碰到它也可以感觉得出来。 构成寂灭之水主体的四大元水中的森寒之水终于再次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好东西真是一个好东西。”罗天忍不住想用手去触碰这滴液体于是在道格拉斯的一声惊叫声中罗天的手指在刚刚碰到液体时有一层冰霜顿时将罗天的手指头冻结上了。 “这么冷?那试试老子的紫帝元火。”罗天再次将手伸向了液体然而这次他的手上竟然燃烧着紫色的火焰于是奇迹出现了这滴液体在和罗天手上的火焰甫一接触时仿佛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液体融入了罗天的手上。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扑通”罗天一个立足不稳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