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争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382章 争

于是在罗天的命令之下梅令可第二天一早就派出了使者前往天原帝国的都城天原城(汗一个连都城的名字都这么叫)这个时候罗天才知道原来这里离天原成竟然只有一天的距离可以想象一个庞大的帝国竟然被另外一个敌对的国家打到了离都城只有一天路程的地方天原国现在的情况即使别人不说罗天心里也有了数。 苟延残喘灭亡在即这就是罗天对天原帝国的评价现在之所以黑魔帝国没有向天原城进攻估计也就是在忌惮那个道念子吧!难怪梅令可这个死胖子要自己帮他解决掉人家解决掉了对黑魔帝国最大的威胁之后估计就是黑魔帝国正式向天原城进攻之时了吧? 罗天焦灼的等待着他在等什么?废话!当然是等那个下战书的使者回来了使者回来之后罗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挑战那个道念子了然而罗天等回来的却是使者那具被人砍得千疮百孔的尸体。 帐篷内。 “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天原帝国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梅令可的怒吼声隔着老远都可以清楚的听到此时的梅令可脸色胀红的在帐篷内咆哮着再加他浑身上下不断颤动的肥肉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头得了猪瘟的野猪。 “嚎叫完了吗?”罗天坐在一把椅子上冷冷的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像一头猪一头笨死的猪!现在你生这么大的气有什么用?恩?有什么用?” 梅令可指着地上已经成为了尸体的使者颤声道:“英雄您看看您看看浑身上下布满了一百七十四道伤口他简直就是被人一刀一刀给割死的如果这样我们还能忍受的话那还叫男人吗?他只是一个传信的人对于一个传信的人有必要这么狠吗?” “说你是猪就是猪!”罗天冷冷的笑道;“你现在不应该在这里生气你应该高兴才对听明白了没有?你应该高兴!” “高高兴?我怎么会高兴?”梅令可现在想撞墙自己的手下被人折磨而死而自己请来的客人竟然也疯了竟然叫自己高兴?手下被人杀了自己再高兴那自己估计也疯了。 “不错你应该高兴我们大家都应该高兴。”帐篷外传来了黑煞魔君的声音:“因为他死的有价值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更是死在这件事上很有价值。” 很显然黑煞魔君明白了罗天话里的意思。 “陛下您的意思是说……。”梅令可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他迟疑的道。 “不错他的死对我们来说太有利了。”罗天冷笑道:“天原城的那些笨蛋杀了一个传信的人却给了我们一个好的理由一个最大的把柄老子走后你们两个人应该在这件事上做点文章用他的死将军队的士气提升起来你说一个不该死的人竟然被敌人用最残忍的手段杀害了这件事被我们的士兵知道的话会生什么事?而我们也大可以用这件事做点文章等老子杀了那个道念子之后当我们把这件事散布出去之后你说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当天原帝国的军队知道自己的国家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士气一定会变得很低落。”黑煞魔君冷笑道:“此消彼长之下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天原城。” “那下来之后被忘了你们两个人对老子的承诺。”罗天的话不啻于给两个人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到时候老子要是现你们两个食言的话别怪老子连你俩也一块收拾。” 月沉如水寒霜满天。 罗天两只眼睛定定的看着天上的那轮明月是的他又想起了东方的天庭想起了他的妻子想起了天庭的晚上同样也挂着这样的一轮明月。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那里啊?以罗天这通天彻地之能也是无法穿越星域的现在罗天唯一能做的就是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藏头缩尾的了。”罗天的声音过处他的身后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人一个面沉如水的中年人。 “你就是道念子吧?”罗天头也不回的继续看着天上的月亮:“现在摆在你的面前只有一条路自杀不然等待你的将是被本座撕成碎片的下场。” “为什么为什么要帮助那些侵略者?”道念子的声音相当的低沉可以想想他的心情一定是相当的沉重了不过这也难怪换谁自己的国家马上就要被另外一个国家消灭的话心情也一定好不了吧? “侵略者?不错他们是侵略者但这又能怎么样?”罗天冷冷的道:“弱肉强食就是这个宇宙永恒不变的真理而天原国只是这句真理下的牺牲品而已我就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强者做什么是不需要理由的先前我已经给过你们一次机会只要能满足我一个很小的要求我就会帮助你们将黑魔帝国赶出这里但是很可惜你们的那个人却轻易的放弃了而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帮黑魔帝国其原因就是他们可以帮我得到我需要的一切而这些却是你们给不了我的这就是理由对于这一点不知道你还满意吗?” “他们答应你的事我们也可以答应。”道念子沉声道:“只要你现在帮助我们那么你所有提出的条件……。”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罗天打断了道念子的话:“做为一个强者先要做到的就是说话要算数我已经答应了黑魔帝国所以今天你一定得死。” “受死!”罗天再也不愿意和道念子玩这种语言的游戏只见紫光一闪罗天手里的长剑劈头盖脸的照着道念子的头上劈落那诡异的度和刁钻的角度让道念子脸色大变。 “锵”让罗天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宝剑竟然被架住了道念子用自己的胳膊架住了屠神剑从宝剑上传来的声音罗天知道道念子的胳膊上一定套了某种特制的护手。 “很了不起啊!”罗天一边右手用力将宝剑下压一边冷笑道:“能挡住本座这一击的人没几个而你却做到了真的很不错那么这一招你还能不能挡住?” 声落之后“扑”的传来一声闷响道念子的身体蓦的变得僵硬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他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挡住了这个男人的一击那又是什么东西刺透了自己的胸膛? 道念子缓缓的低下了头他看见的是一条满是倒刺的舌头这条舌头笔直的穿透了自己的胸膛护身的玄门道气竟然丝毫没有起到作用自己的身体在这条舌头的面前脆弱的就像一张薄纸一般。 “我……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帮助……天原……帝国……。”道念子颤抖着声音道。 “这算是你临终的最后遗言么?”罗天的舌头蓦的一卷道念子整个人顿时就被卷进了罗天身上的那张大嘴里:“很抱歉你这个愿望我现在不能回答至于将来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