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神历元年第一战(上)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350章 神历元年第一战(上)

奥林匹斯山神殿。 “怎么样了?算出来了没有?”年老的宙斯向下面一个美艳的金少妇问道:“明天就要出兵了你竟然到现在都没算出来这叫本王怎么能安心进攻?” 美貌的少妇紧盯着面前的一个通体透明的水晶球皱起了眉头如果你自己观察的话就会现她在眉宇间和雅典娜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不错她就是雅典娜的生母——先知墨提斯。 “您怎么能这样说我?”墨提斯皱着眉头道:“一年多前水晶球就已经失去了预知的能力了就算我使用了所有的方法也无法从它里面得知到底生了什么事要以我看来这次您出兵出的太不是时候水晶球在这个时候失效似乎就是对我们的一个警示。” “失效失效这句话你已经和我说了无数次了。”宙斯咆哮道:“打败东方的那些混蛋一直是我的梦想这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好不容易盼来这样一个机会你要我放弃吗?即使我放弃了你就能保证对方那个新的玉帝在缓过气来的时候会放过我们吗?到时候他要是真的打过来的话战火势必会在我们的境内展开那样我们会有多大的损失?相反要是我们主动进攻的话把战火转移到对方的境内即使打不赢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自大的宙斯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的军队会输这么多年和天庭开战对方的实力到底如何他也很清楚自己最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可是水晶球真的不好用了。”墨提斯焦急的道:“不管我加入多少的星辰之力进去都没有反应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确实无能为力。” 墨提斯的话令宙斯一阵沮丧自己失去了这位“贤内助”的帮助这场战争的前途已经陷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前途一片迷茫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让无所不知的墨提斯也无法预料?难道真的如她所说的这就是宇宙给自己的提示? “我是神王我是无所不能的即使失去了水晶球的帮助我也可以得到这场战争的胜利。”宙斯咬牙切齿的道:“阿瑞斯命令三大军团明天晌午正式出目标:东方天庭。” “是儿臣遵命。”好战的阿瑞斯嘴角闪过一丝噬血的冷笑宙斯的命令让这个以战斗为光荣的战神浑身上下充满了斗志:“东方我来了!” 与此同时东方天庭元帅府。 “诸位明天部队就要开拔本帅今天就把作战计划向各位公布一下。”身上穿着一件天庭标准制式铠甲的蚩尤指着面前的一张地图道:“这里就是悬天城李兄你带领十万部队前往最前线任务就是在悬天城阻击敌人一天的时间而本帅将在离悬天城一天路程的松寒山布防修罗你西方那些和尚的任务就是沿途不断派出小股部队的骚扰宙斯的军队这里就是宙斯的死亡之地。” “在这里和敌人决战?”上次那个白净面皮的中年人沉声道:“这点在下于化龙不敢苟同请问大帅您理解了陛下的作战意图没有?如果在这里选择和对方决战那么李副元帅的那十万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前往悬天城要知道这十万人到底能回来多少相信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有数不会过四成与其这样还不如我军直接在松寒山布防但是有一点在下想说那就是陛下的意图并不想消耗我军太多的实力正面战场的争夺即使我军能夺得最后的胜利那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就算最后胜利了我军也无法向西方渗透了这样做是何苦来的?” 于化龙的话令在场所有天庭将领全都心中一震是啊选择和敌人决战这简直就是让天庭和西方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这是在场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毕竟没有人喜欢战争。 “说完了?”蚩尤冷静的声音响起:“既然于兄说完了那么本帅就把刚才没有说完的话接着说下去好了。” 说到这里的蚩尤指了指松寒山沉声道:“本帅要告诉各位的就是松寒山将是一个诱饵引诱宙斯把所有军队都集中到这里的诱饵。” “诱饵?”所有人一惊他们都听出来蚩尤这是话里有话啊果然蚩尤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们的想法也让包括李靖在内的所有人倒吸了口凉气。 “大家可以想想当我军把全部兵力集中在松寒山时那个宙斯会怎么做?”蚩尤沉声道:“让我来告诉大家好了他一定会选择这里和我军进行决战为什么这么说?李兄你难道就不想知道陛下为什么只派1o人去悬天城吗?这叫示敌以弱再加上我军沿途的不断骚扰让宙斯以为我们没有想到他的军队会来的这么快所以在仓促之下才派你的十万人在那里布防这样一来等李兄你败退之后宙斯一定会以为我军没有防备于是当他的军队追赶到松寒山时现这里竟然集中了近四十万的军队以他那简单的大脑一定会以为这四十万人也是仓促之间在这里布防的而天庭到底有多少军队相信宙斯这么多年来也一定会心里有数那么想一下歼灭这些天庭一半的兵力那么宙斯就势必会集中自己全部的部队将我军包围起来这样一来本帅的目的就达到了。” 说到这里的蚩尤拿出了那枚噬魂球:“到时候它就派上用场了这里面封印着妖族二十万的冤魂二十万的冤魂一起被放出来这是怎样的一翻场景?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对宙斯赶来的先头部队狠击一下之后就全撤兵要知道这二十万的冤魂可不会管下面是我们还是宙斯的。” “这这样做?”于化龙倒吸了口冷气道:“那么接下来呢?接下来我军要干什么?” “接下来就是执行陛下的第二步作战方案了。”蚩尤指着地图道:“到时候宙斯的军队一定会后撤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追在他的后面痛打落水狗追着他的尾巴直到西方而第三步就是对西方的进攻了至于这第三步计划将由陛下亲自向各位说明好了没有什么不明白的话就去准备自己的军队吧陛下今天的心情不太好你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了。” 所有的人都走了于是一场决定未来东西方归属的作战会议就这样落下了帷幕没有人知道到时候会是怎样的一翻场景但是既然是战争那么就注定会有很多人会死亡战争总是这样的残酷和让人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