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战争的硝烟(上)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347章 战争的硝烟(上)

广袤无垠的深蓝色大海它有一个动人的名字——爱琴海当然不是地球上存在的那个爱琴海了因为这里的爱琴海有一个真正的主人在西方长达亿万年的和平日子里这个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他所做的这一切西方世界绝对不可能享受这么长时间的和平日子。 他的名字叫波塞顿整个西方世界的海洋之主神王宙斯的哥哥。 “我是他的哥哥不假但是我绝对不会承认他是神王的。”一个一头淡紫色长的中年男子坐在一把金椅上冷冷的道他的面前赫然站着一个身穿灰色战甲的年轻人。 “是您可以不承认他的身份但是我家殿下要在下告诉您这次对东方的战争您真的应该参加的。”年轻人不卑不亢的道:“我家殿下也不相信那个老家伙但是想想东方那广袤的空间和资源如果您能出兵的话占领了那里之后宙斯的注意力势必会分散不少那时您得到奥林匹斯身的机会就会更加大了而且通过这场战争你我双方得到的利益也是不可估量的。” “你艾库是个什么样的人本皇比谁都清楚少来我这里说你的那套大道理。”波塞顿冷笑道:“事情真的像你们想的那么好吗?你以为那个东方的天庭就真的是一只绵羊等着你们去杀它?小心到时候别羊没杀成反而被顶了反正这次的战争我是不会参与的而且你觉得本皇有必要一定要参加吗?” 说到这里的波塞顿眼睛里冷电一闪:“当宙斯的军队全部离开奥林匹斯山的时候本皇得到那里的机会就来了。” “您想到的宙斯未必就想不到。”艾库冷笑道:“听说他把雅典娜的大地军团留在了奥林匹斯山要知道大地军团虽然在攻击力方面不是很强但是就防御力来说整个西方没有哪只军队是它的对手尤其现在它驻守的奥林匹斯山这座山是什么样的地方您也应该很清楚所以依在下来看您这次恐怕很难成功。” “哼!雅典娜?”波塞顿冷笑道:“一个黄毛丫头能怎么厉害?大地军团也许真的很强大但是在本皇百万的水族士兵攻击之下他们又能支撑多久?你回去告诉哈迪斯这次我是绝对不会去的了这里才有本皇需要的至于东方世界我不稀罕。” “既然陛下执意如此那在下也就不说什么了。”艾库躬身道:“在下这就回去禀报冥王殿下并且祝您能得偿所愿。” 目送艾库离开宫殿波塞顿冷笑道:“去送死吧傻瓜们那个罗天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本皇说的对吧帝俊先生?” “您说的很对波塞顿阁下。”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波塞顿的近前惨白的面庞空荡荡的右袖赫然就是罗天故意放走的哥哥——天帝帝俊。 帝俊现在的样子真的是惨到了极点受了罗天的一记重击不说右胳膊更是被罗天整个的扯了下来乍眼看去很难让人相信他就是当年叱咤妖族的天帝帝俊然而帝俊并不恨罗天毕竟当年自己做的事情太过对不起人家现在人家只是取了自己的一条胳膊而自己当年可是差点要了弟弟的命两者之间孰重孰轻帝俊很清楚。 所以当他得到了波塞顿的庇护之时并没有将罗天的所有底细告诉他只是在一旁提醒了一下波塞顿自己的这个弟弟是相当的厉害的于是当波塞顿知道以帝俊的实力竟然连人家的一招都支持不住之时聪明的他立刻打消了出兵的念头毕竟谁也不愿意和一个打不死的怪物为敌不是吗? “既然你也赞同本皇的说法那么你认为这次本皇拿下奥林匹斯山的机会会有多大?”波塞顿一点也不客气的问起帝俊来那样子就好象问自己的一个手下一样。 “如果以您全部的兵力来算不出意外的话胜算应该在六成以上。”虽然不甘心被波塞顿如此质问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帝俊还是选择了合作。 “六成?那样太少了而且本皇还不知道要牺牲多少士兵。”波塞顿的脸色沉了下来:“这样一来一旦你的那个弟弟打到这里来的话本皇拿什么抵挡他?” “抵挡他?就凭你们这些废物?”帝俊的心里一阵冷笑:“就是再给你们多一倍的兵力也不可能战胜那个魔鬼到时候等待你们命运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深知罗天厉害的帝俊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所以在下奉劝您进攻奥林匹斯山您不能选择强攻要用突然袭击将那个雅典娜在瞬间击倒这样一来您不但可以轻易的得到奥林匹斯山还可以使您的军队损失不必过大您说呢?” “你说什么?要本皇偷袭?”波塞顿的反应出乎帝俊的意料之外他言辞激烈的怒吼道:“你竟然会要本皇去偷袭一个小丫头?你叫本皇手下士兵怎么看?上百万人的军队竟然要靠偷袭才能打败一个小女孩难道本皇的部队就这么无能吗?你别说了偷袭本皇是绝对不会做的大不了强攻就是了牺牲点军队也没什么关系关键本皇不想被人看不起在战场上争锋相对才是真正的王道而像你这样总是想着偷袭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怪不得你会败给你的那个弟弟像你这样思想的人怎么可能成得了大事?” “我……是是在下失言了。”帝俊低着头道:“在下为刚才的话向您道歉既然您不采纳在下的建议那么在下可就没什么好的办法了进攻奥林匹斯山的计划在下也帮不上什么忙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恕在下先走一步咳……在下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在下告辞。” “恩你走吧。”波塞顿没好气的道:“回去后好好的养伤将来和你弟弟的那一战本皇还用得着你哼!就凭宙斯和那笨蛋和我那不成才的弟弟想要打败人家?那不是做梦吗?” 从一开始波塞顿就不认为自己的两个兄弟会战胜罗天因为在帝俊对他说的那些话中波塞顿分析出罗天将是一个铁血的帝王这样的人和他手底下的部队将是很难战胜的所以他将罗天当成了自己最强大的对手而奥林匹斯山野心勃勃的波塞顿只把它当成自己和罗天决战前的一个前哨战——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海族士兵同样是一支钢铁一般的军队在这个宇宙中只有罗天的部队有资格和自己决一死战至于其他人波塞顿根本就没放在心里。 “愚蠢啊我真的很羡慕你弟弟为什么你的对手都是这些无用的人呢?”帝俊走了然而他的心里却忍不住一阵哀叹他在哀叹自己的命运也在哀叹自己的亲弟弟的命运同样是亲兄弟为什么自己遇到的是太上老君这样机关算尽的阴谋者而自己的弟弟却总是遇到像波塞顿这样的笨蛋呢? 帝俊的心里一阵冷笑他在笑波塞顿是一个笨蛋像战争这种东西西方人的脑袋果然比不了东方人就像当年的妖族论部队的作战能力整个东方有谁是它的对手?然而最后还不是被人族所彻底的瓦解? 所以他在感叹感叹自己弟弟的好运气对方有了波塞顿这样的统帅失败那是必然的结果弄不好自己的那个弟弟甚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西方拿下来为什么自己就没这个命呢? 帝俊走了他准备站在一边好好的看看这场好戏的上演而波塞顿呢?这位海皇陛下现在还沉浸在自己得到奥林匹斯山成为新神皇的美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