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结拜镇元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305章 结拜镇元

圣人向来都是高傲的代名词在天界神仙们的眼中他们都是一个个叹为观止的存在但是又有谁知道圣人其实也有着他们的七情六欲这个宇宙是公平的它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完美的人存在的圣人当然也包括在内了。 镇元大仙是圣人然而被称为地仙之祖的他其实也有着令他沉闷的过去就像上次那样当整个天界的另外三个圣人联合起来向他施压的时候即使是心比天高的他最后也不得不选择妥协虽然有点无奈但这却是他必须接受的事实。 所以当罗天向来投来了橄榄枝并且许以承诺的时候他很快的就下了决定因为他听出了罗天话里的意思——在罗天的帮助下自己可以一雪上一次被三大圣人所逼迫的耻辱。 罗天很高兴他高兴的是镇元大仙不愧是顶级的圣人自己只是轻轻的点拨了他一下这个地仙之祖就马上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和自己一样聪明的人说话就是省事啊! “这件凤凰长袍是本帝在另外那个世界得到的。”罗天微笑着对镇元大仙道:“它不但可以吸收大量的法术伤害而且经过本帝昨天晚上的炼话之后穿上这件衣服还可以提升风系法术的攻击威力镇元兄似乎就是风系的圣人吧?这件礼物就当本帝送给镇元兄你的见面礼好了而且从今天开始镇元兄就是我们天庭的第二号人物了上殿可以不见君下殿可以不声明需要什么尽管和本帝说能帮忙的本帝绝对没有二话。” “谢谢陛下隆恩。”镇元大仙彻底的服了做为一个圣人他心里也很清楚罗天现在这样做其实就是在拉拢自己但是毕竟人家还是在拉拢不是吗?总比那三位强吧?当初的人参果树事件那三位虽然打着找自己“商量”这件事的幌子但是可不像现在这位这个样子那简直差点就是命令了毕竟人家当时是占据着天庭的主导地位不是吗? 再看这位玉帝那可以说是名声在外了妖族专横跋扈在天界的传说中那是出了名的但是就是这样一位给所有神仙们没有留下一点好印象的妖族之皇偏偏却是一个满口仁义道德的翩翩公子而相比较于那三位在天界以敦厚出名的圣人所做的事情这位简直就可以说是菩萨心肠了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对自己这个败军之将这位陛下不但没有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色来而且还委以重任孰好孰坏镇元大仙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里面的分别来? “镇元兄客气了。”罗天再一次举起了手里的酒杯道:“来干了这杯为你我兄弟二人以后能够共同执掌这个天庭干一杯对了说着说着本帝想起来了要是镇元兄不嫌弃的话你我二人何不今天就在这里结拜?这样一来那不是亲上加亲吗?” “哪哪里镇元怎敢高攀。”镇元大仙感动了眼泪都忍不住流了出来眼前的这位玉帝哪里还是一个妖族如果不是两个人长相差的太多镇元大仙甚至都要怀疑两个人是不是同母所生的了因为在罗天的身上镇元大仙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亲切。 这是一种令人自心底的温暖使得镇元大仙那颗本已经古井不波的心再一次忍不住的躁动了起来这是亿万年来镇元大仙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亲情竟然真的会如此温暖。 “高攀?镇元兄你这话太见外了。”罗天微笑道:“以后在本帝的面前修要再提起这样见外的话镇元兄这不是在打本帝的脸吗?来人准备香案本帝今天就在这个大殿里和镇元兄正式结拜。” 罗天这个玉帝既然已经了话了手下的人可就忙开了只是片刻的工夫香案等物品就准备好了。 罗天也不客气走到镇元大仙的身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此举一出镇元大仙更加感动了在所有人的眼里这可不简单的一只手的问题这是罗天这个玉帝对面前这个镇元大仙的一种认可一种尊重能有资格和玉帝握手的人整个天界相信除了眼前的镇元大仙外其他人即使你有着圣人的实力也想都不要想。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两个人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在场的所有人见证了这两个巨人的第一次握手虽然只是简单的一次握手但从双方握手的那一刻起它所代表意义却是非同寻常的这代表着从今天起天界两股力量的正式融合两个在天界的传说将从这一天开始。 香案前。 罗天和镇元大仙两人手里各自捧着一枝线香面对面跪在那里由于两个人的特殊身份使得两个人必须不拜天不拜地毕竟双方都成型于混沌之中那个时候可没有现在的这个天和地所以两个人只能拜自己。 “大哥。”罗天没想到镇元大仙竟然会这样称呼自己毕竟从外表看来中年人打扮的镇元大仙比罗天这个外表只有2o来岁的青年年长了很多本来以罗天的意思是想问清楚镇元大仙成型的时间这样一来两个人就可以真正的分出大小来了但是没想到镇元大仙刚开口就喊了自己一声“大哥”。 “这本帝怎么敢当?”罗天慌忙道:“毕竟你我二人……。” “不镇元真心佩服大哥你的胸襟。”镇元大仙沉声道:“不管是当年的东皇太一还是今日的大哥镇元只有一句话要说见了大哥以后镇元真的很佩服至于其他的话镇元觉得无论我怎样说对于您来说那都是多余的所以镇元叫您一声大哥一点也不为过。” 本来想推辞一翻的罗天眼看镇元大仙如此坚决也就不再推辞了话又说回来了罗天即将成为新的玉帝即使将来镇元大仙在他的默许下成为天庭的第二号人物那拍名毕竟也是在罗天之下不是吗?总不能让罗天这个玉帝在镇元大仙的面前大哥长大哥短的叫个不停不是吗? 于是在有数几个妖族的见证下两个人在桌案前磕了头这下两个人从此以后就是兄弟了虽然罗天一开始被镇元大仙“大哥大哥”的叫得不是那么舒服但是还好两个人说着说着就转移到今后天庭的展方面去了。 这一谈不要紧罗天总算见识了地仙之祖的厉害了原来整个天界除了西方的佛界之外凡是修道的神仙几乎都和他眼前的这个“兄弟”带着点关系罗天不由得感叹一句:地仙之祖?我看得叫神仙之祖除了太上老君为的三清那一脉之外可以说整个天界几乎都是这位镇元大仙的天下了自己这次真的是拣到宝了。 “看来上次那件事估计也是太上那个老杂毛早就想好的了。”罗天对面前正在喝闷酒的镇元大仙沉声道镇元大仙既然已经和罗天结拜了那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于是他就把当年人参果树事件的前后经过和罗天了顿牢骚毕竟自己好歹也是个圣人而且在天界更是门生满天下当年的那件事一直以来都是这位圣人心里的痛然而当罗天听过后这小子马上就现了其中的细节于是他分析道。 “那个太上老君一直想做三清之这样一来他就必须要设法提高自己的声望而贤弟你正巧在天界门生满天下他不拿你开刀拿谁开刀?”罗天冷笑道:“我看那个老小子为了这个虚名是要疯了连你这个圣人他都不放在眼里贤弟你别担心这次哥哥为你做主后天咱们就去他的兜率宫去一趟。” “大哥你得小心点啊他的那个金刚琢可是很厉害的。”镇元大仙沉声道:“号称能收遍三界的任何法宝说真的当年那件事我之所以选择忍耐就是害怕他把这件宝贝拿出来那样吃亏的一定是我。” “切怕他?”罗天不屑的笑道:“那老小子在我面前甚至都不敢把这镯子拿出来他要是敢拿出来我就敢保证能把镯子给抢过来他现在已经不足为惧了上次他已经被我打成了重伤估计现在正在他的那个宫里养伤那正好最近都头有点紧去他那里把他的家给抄了那件金刚琢就送给贤弟你了。” “这这样不太好吧?”镇元大仙毕竟是正人君子当然不可能对罗天这样的明抢感冒了:“这要是传到外面去对大哥你的声誉不太好吧?我看还是慎重点为好。” “怕怕什么?”罗天拍了拍镇元大仙的肩膀道:“贤弟你以后记住什么事都要率性而为只有这样你才可以真正的证得混元道果什么事都压抑着自己的最后苦的人一定是你自己。” 说到这里的罗天指了指天上道:“看见那位三十三重天的老祖了吗?哥哥我虽然对他不太感冒但是我还是得佩服他他不愧于自己的那个老祖的称号而你呢?哥哥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差那位真的不是一点半点你应该和那位学习学习在三界真正得证混元道果的人就只有那位包括你哥哥我在内都还差点。” “什么?难道连大哥你都不是他的对手?”镇元大仙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下面的话没敢说出来既然罗天都不是鸿钧老祖的对手一旦有一天那位看罗天不顺眼而出手的话即使自己两个人联合起来估计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怕什么?”罗天哪里不知道镇元大仙的意思他冷笑道:“证了混元道果又如何?我又没说他可以打败我哥哥我要想杀他那只是动动手的事情但这样一来不就太没有意思了吗?现在要是杀了他三界势必会生一场大乱到时候只能便宜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这样的傻事我可不干。” 说到这里的罗天嘿嘿笑道:“弟弟你想不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混元道果?本来我也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的但是上次鸿钧老祖说漏了嘴后来哥哥我一分析终于让我知道这里面的秘密了。” “哦?大哥知道?”镇元大仙的兴趣立刻就被罗天勾起来了毕竟谁都是有好奇心的尤其是这样关系这个宇宙奥秘的事情镇元大仙更是不会放过了。“ “来干了这杯。”罗天举起酒杯道:“干了它之后咱哥俩今天好好的谈谈这件事你们几个别站在这里了下去……。” 然而就在罗天吩咐沼龙几个人出去把守的时候从殿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打断了罗天下面的话。 “沼龙你出去看看外边怎么回事?”罗天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现情况立刻就回来向我报告不行去把那个闹事的抓到这里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灵霄殿外这样喧哗这不是在打我的脸一样吗?快去!” 等沼龙走后罗天对镇元大仙摇了摇头道:“贤弟你也看到了这样的事情已经是第二次了算算我来到这里还不到五天就遇到两件这样的事了都是那几个人闹的要是没有他们我还用得着这样客气吗?这个玉帝做的真窝囊。” 镇元大仙当然知道罗天话里的意思了:“算了大哥来天庭的时间太短了这样的事情要慢慢来的先忍忍吧等我把那些昔日的门人弟子召集起来的时候就是我们报仇的时候了。” “好说的好。”罗天举起酒杯哈哈大笑道:“为你我二人的胜利干一杯干。” 然而就在罗天刚刚喝完了这杯酒之后就见沼龙手里提了个人走进了殿内“扑通”一声。将手里的那个人扔到了地上。 “启禀陛下犯人已经带到。”沼龙跪下道:“是一个负责摘桃子的仙女刚才就是她在外面喊着要见您现在属下已经把她带来了。” “哼!”罗天坐回了椅子上随手拿起了旁边的一个仙桃咬了一口道:“小小仙女也敢在本帝面前放肆说!为什么在殿外喧哗?说的不好本帝马上把你处死。” “陛下救命啊!”仙女就是玉莲仙子她跪在地上急声道:“奴婢就是那天晚上伺候您的那两个婢女中的一个难道您这么快就把奴婢忘了吗?那天晚上奴婢还记得您和您的那几位夫人……。” “咳……。”罗天眼看这小仙女越说越不象话了当即他就把脸沉下来了像这样夫妻间的私事能随便被外人听见吗?尤其自己刚刚还在这位刚认的贤弟面前大义凛然的现在竟然被人提起自己的私房事了?于是他连忙咳嗽起来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来找我什么事?直说就是了。 玉莲仙子又不是傻子罗天咳嗽几声她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了于是小丫头脸微微一红急忙低下了自己的头——不吭声了。 “说吧!你来找本帝什么事?”罗天也认出了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昨天晚上的两个仙女之一毕竟对于第一这样对自己恭敬说话的女性罗天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水吟不算整天蒙着个脸罗天已经把她当成男的看待了)。 “陛下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姐姐。”玉莲仙子哀求道:“她只是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就被桃花仙子抓起来晚了的话估计就要被处决了。” “处决?”罗天的眼睛寒芒一闪而逝他知道小仙女的意思但只是一个仙女的生死并不足以让他动了杀机让他动杀机的是——在这个天庭竟然有人不向自己禀报就私自处决一名仙女即使这名仙女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也必须要自己这个玉帝知道不是吗?但是现在竟然有人想瞒着自己这个玉帝这让一心想将天庭打理成自己后花园的罗天怎么可能不生气?于是为了天庭的局面也为了自己这个玉帝的颜面罗天对那个桃花仙子一定动了杀机。 必须杀死那个女人用她的死来震慑自己的后宫。 罗天眼中那道寒芒把玉莲仙子吓了一跳毕竟小丫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骇人的眼神看来眼前这个在她眼中英俊到了极点的玉帝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无害啊! “贤弟看来我们的话题只有下次再说了。”罗天语气平静的道:“兄弟我这里有点麻烦事要处理一下沼龙带上这个小仙女本帝今天倒要看看是谁竟然敢这么大的胆子没经本帝许可就私自处死一个仙女。” 罗天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他对这件事真的很生气而十分了解罗天为人的沼龙几个人知道这位陛下这次已经动了杀机了。 一场风暴马上就要在天庭刮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