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废后(中)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300章 废后(中)

天庭牢房内。 幽静的牢房被从外面传来的一阵脚步声打断片刻后罗天的身影出现在了牢房内他的身后跟着沼龙和一队天兵他们是来验证那几个守卫金殿的卫兵的口供的。 然而还没等几个人到达牢房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远远的传了过来罗天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马上就预感到牢房里已经生了意外。 罗天的预感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眼前的景象令包括罗天在内的所有人感到一阵窒息惨真的太惨了牢房里此时一片狼藉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四具尸体但这些都不足以让人窒息让罗天等人感到窒息的是北面靠墙那八根刑柱上八具无头的尸体孤零零的垂在那里尸身上更是布满了密集的爪痕一股股难闻的血腥气就是从这里散出来的。 “是谁?是谁做的?”罗天蓦的怒吼一声两眼射出森寒的冷芒来:“算计竟然算计到老子的身上了沼龙去看看有没有活的?” “是。”沼龙的脸色变了变看来已经有人知道自己带走了这八个侍卫这才赶到这里杀人灭口的于是他带着几个天兵来到了地上那四个狱卒的身前——至于刑柱上那八个卫兵没有必要再看了脑袋都没了已经死透了。 “陛下这个人还有呼吸。”一个天兵突然出声道他的面前就是那个狱卒头领沼龙反应最快迅的跑到了头目的面前。 “说是谁杀死了这几个人?”沼龙焦急的道一边问他还一边将自己的元气注入头目的体内妖族以生命力强劲而出名所以沼龙现在这样做可以延续头目的生命但是同时的妖族元气里那强大的腐蚀性也会将头目的生机一点点的蚕食掉可以说沼龙现在这样做其实也是在饮鸠止渴这个头目死定了。 “风好大的风。”得到了沼龙元气的帮助头目的生机又开始活跃起来:“属下也没看到是谁风太大了等我反应过来已经倒在地上了还好属下用这鞭子挡了一下呃……。” 说到这里的头目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但这已经足够了罗天已经从他的话里分析出了事情的经过这四个狱卒在看守的时候突然遭到了一个强大对手的偷袭对手的实力强大到他们几个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还好这个头目也许在这几个狱卒里实力是最强的也许是对方最后向他动的手总之头目用他手里的打神鞭挡了一下就是这一挡使得他没有遭到最致命的一击这才能向罗天等人讲述整件事的经过。 “陛下您看这事……”沼龙在一旁轻声道从罗天的表情里他知道自己的这位陛下一定是现了什么不然他不会就这样镇定的站在这里。 “好好!”罗天的眼睛再一次的眯了起来:“都想造反是吧?那就来吧!沼龙你马上传我命令将蚩尤他们都给我叫到灵霄殿包括我的那几个女人老子今天要当着他们的面动手杀人。” “那琳达皇后那里……。”沼龙迟疑的道。 “把她也叫上”罗天冷冷的道:“该来的终究要来今天就让我们来一个彻底的了断好了。” 说完这句话后罗天拾起了地上的打神鞭罗天到底现了什么?又会是谁残忍的杀害了这几个卫兵?罗天把所有人召集到灵霄殿里到底想干什么? 答案很快揭晓。 灵霄殿内。 罗天静静的坐在宝座上他面前的条案上放着那把还沾着血腥的打神鞭下面的众人都不知道罗天把自己这些人叫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因为现在根本就没有人能从罗天的脸上看出什么平静除了平静外罗天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到。 “都到齐了?”罗天声音平静的道然而听在下面这些人的耳朵里除了沼龙之外几乎每个人心里都感到一阵害怕——罗天的声音太平静了仿佛一滩死水一般里面竟然没有掺杂一点感情这还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毕竟罗天是什么样的人几乎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除了霸道以外对下面的每个人可以说都充满了热爱和珍惜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罗天此时让所有人感觉到了死亡是的每个人的心头都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 “启禀陛下所有人都到齐了。”沼龙躬身道:“现在请陛下训话。” “训话?”罗天蓦的摇头冷笑起来那表情就像是遇到了什么令他感到可笑的事情一般:“本皇敢在你们面前训话吗?我有这个资格吗?和诸位这些阴谋家比起来我罗天在你们的眼睛里只是一个三岁的孩童你们想怎么左右我就可以左右我然而就在刚才你们中的某个人已经不想和我这个孩子玩下去了于是她派出了一个圣人级的打手向我这个三岁的孩子正式宣战了好很好既然有人向我宣战那我这个玉帝就接着来吧!看看到底是你这个阴谋家最后能取得胜利还是我这个三岁的孩子嗑碎了你的门牙。” “陛下我等对您绝对的忠心。”蚩尤第一个跪在了地上他从罗天的口气里知道自己的这些人中已经对罗天这个妖族之皇动了杀机。 “起来吧!对于你蚩尤本皇还是很放心的。”罗天平静的道:“但是你的那些同伴里已经有一个或者两个但是最少是一个已经背叛了我这个主人投靠了一个新的主人也许是炎阳也许是混沌魔也许是水吟更也许是沼龙?” “但是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罗天突然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琳达的面前右手拉起了琳达的手道:“琳达我的皇后曾经的你是多么的善良?是多么的温柔?是多么的爱我这个夫君?但是现在你变了但是这些我都不怪你因为我忘了一件事人族都是善变的你当然也不例外了来你不是一直想坐到那上面吗?现在我就带你去。” 罗天拉着琳达走到了宝座前将她按坐在宝座上。 “怎么样?现在你的梦想已经实现了说说你心里的想法吧。”罗天对着琳达温和的笑道:“坐在这张椅子上你是不是终于找回了当年自己当女皇时的感觉?看着下面的这些人你是不是感到很骄傲一个个圣人教主现在都跪在了你的脚下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啊琳达女皇?” “相公你妾身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你……。”琳达被罗天的举动弄慌了神她不明白刚刚要把自己软禁起来的罗天为什么会把自己按在这上面罗天的举动给了她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你不需要明白。”罗天平和的打断了琳达的话:“你只需要告诉我坐在这里你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可以了这个位置是不是真的那么诱人?为了这个位置夫妻可以反目成仇父子可以拔刀相向?现在你终于坐到这个位置了可以告诉我这滋味到底如何?” 谁也不知道此时的罗天在想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罗天现在的样子不是在开玩笑那么把权利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的罗天现在的这个举动就值得所有人推敲了。 然而接下来罗天的话味道可就有点不对了他并没有给琳达解释的机会在琳达开口之前罗天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起来。 “沼龙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就是琳达女皇她现在命令你马上自杀。”罗天突然对站在那里的沼龙招呼道:“记住她现在是以女玉帝的身份在命令你马上自杀。” 罗天的话令在场的所有人吓了一跳当然琳达也包括在内然而接下来沼龙的回答却令在场的人更是吃了一惊。 “这一点请恕手下无法从命。”沼龙站在那里不卑不亢的道:“因为属下的生命是陛下您所赐予的所以只有您有权利对属下下命令至于其他人即使是盘古大神亲至也没有权利这样命令属下。” “哈哈哈哈哈……。”罗天蓦的狂笑起来然而他的笑声很快就停止了语气突然变得低沉起来:“那么你们几个呢?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罗天的话是对着蚩尤和炎阳几个人说的。 “是属下等惟陛下马是瞻。”几个人一同跪了下去齐声道:“陛下即使要了我等的生命属下也绝无怨言。” “是吗?”罗天冰冷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那么九幽请你告诉我你也是这么想的吗?还是你另外还有其他的想法?” “属下当然也是这么想的。”九幽愣了一下道:“难道陛下还怀疑属下的忠心吗?” “怀疑?”罗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芒声音也变得狠厉起来:“我怎么会怀疑你的忠心呢?不过我倒想问问你你的忠心是对我这个陛下?还是另有其人?” “属下属下真的不知道陛下在说什么。”九幽见罗天的口气不善连忙趴在地上道:“属下对陛下的忠心天地可鉴还请陛下明察。” “我明察?这件事还有必要再继续查下去吗?”罗天一把拿起了条案上的打神鞭走到了九幽的身前:“你自己看看这上面现在还残留着你的气息你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你别忘了我们是妖族妖族对妖族的气息也是特别的敏感那个头目在临死前用这把打神鞭挡了你一下难道你就没想到自己的气息会留在这把鞭上吗?说!是谁指使你去灭口的?” “陛下属下真的……。”九幽正要解释然而罗天的一声怒吼打断了她下面的话。 “嗷”的一声怒吼过处罗天的身上蓦的爆出万道紫色的光芒光芒过出一只狰狞的怪兽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本座已经给了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竟然还想狡辩。”怪兽沙哑的声音在金殿内响起:“本皇的护卫里只有你是风属性的而且能在瞬间将那四个狱卒杀死的也只有准圣人以上的实力的人可以做到再加上留在打神鞭上的气息除了你九幽我实在是想不出还会有谁不说是吧?好本皇亲自从你的脑子里把答案提取出来好了。” 罗天出手了。 面对着风属性以度奇快著称的九幽罗天可以说是丝毫不敢大意毕竟满殿里全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一旦九幽眼看逃不过自己的追杀而用他们做人质的话那到时候罗天可就要投鼠忌器了所以罗天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就使尽了自己的全力他要做的就是一击得手。 于是场中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就在罗天出手的那一瞬间九幽的身体蓦的消失在了原地果然不出罗天所料九幽知道自己不是罗天的对手所以她先要做的就是想抓住自己身后的人做人质从而迫使罗天放了自己。 九幽要抓的人是迪雅。 谁都知道迪雅怀了罗天唯一的儿子所以只要九幽将迪雅抓在手里到时候罗天一定会投鼠忌器甚至会答应九幽的任何条件。 面对着九幽的全力一击迪雅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只能站在那里傻傻的等待着自己成为九幽的人质然而就在九幽的手离迪雅的脖子只有不到三寸的时候她的手再也前进不了。 一只狰狞的爪子牢牢的抓住了她那白皙的脖子。 罗天成功了一击拼尽全力的罗天只是一击就制服了一个圣人级别的存在罗天的实力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想用她来做人质?”怪兽恶狠狠的道:“也不看看你面前的是谁?现在是我知道答案的时候了。” 一阵蓝芒在那只爪子上冒起九幽的眼睛蓦的变得痴呆起来罗天第二次用起了搜魂上一次是对琳达等人使用的没想到这一次还是自己人。 良久之后。 “扑通”一声罗天终于松开了九幽的脖子九幽全身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只红色的十二尾狐狸再也没有半点声息。 “没想到我罗天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罗天摇着自己的头道:“好一个一石三鸟之计啊!既可以除掉琳达又可以让我敌视其他的几个女人自己更是可以从中捞取最大的利益看来我说的一点没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一个人的性格都是很难生太大的改变的早知道有这一天我当初真应该杀了你你说我说的对吗?” 罗天从九幽的记忆里知道了什么?他现在的这句话又是对谁所说的?这件事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请大家欣赏下集:废后(下)答案很快就会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