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废后(上)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99章 废后(上)

灵霄宝殿。 “不错不错。”罗天背着手来到了跪在地上的敖钦夫妻面前拍了拍敖钦的肩膀道:“敖卿家本玉帝真的很佩服你自内心的佩服。” 说到这里的罗天突然一把揪住了敖钦的领子:“南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这个龙王到底是怎么当的?是不是看我这个玉帝新上任好欺负?想给我点颜色看看?啊?回答我!” “微微臣不敢。”敖钦哭丧着脸道:“小臣真的不是故意的是那个观音前来借水当年小臣答应过她到时候一定会帮她所以今天才会把南海之水借给她还请陛下看在同是妖族一脉的份上原谅小臣这一次吧!” “是观音那婆娘?”罗天重重的“哼”了一声松开了敖钦的领子:“看来那位菩萨并不甘心就这样臣服于本座啊一定是和修罗那小子扛上了哼!有了你南海之水又能怎样?她就是把三江五海之水全部调来也挡不住修罗那小子的全力一击好这件事就算你不知道我原谅你但是既然你提到了妖族一脉那么咱们今天就算算旧帐好了。” “旧旧帐?”看到罗天那冷笑的眼神敖钦忍不住心里哀叹一声该来的终究要来自己的预感终于应验了这位陛下到底还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是啊!就是你们四海龙王投靠天庭的这件事啊!”罗天皮笑肉不笑看着敖钦道:“我知道你们四个人也是逼不得已才会这样的这都好说但是你呢?为什么同意观音那婆娘在你的南海紫竹林修行你难道不知道她坑了我们妖族多少人吗?还是你是故意要巴结天庭出卖自己的族人?你知道不知道老子我最痛恨的是什么?就是出卖自己的族人的妖族你说!要我怎么处理你?” “臣臣真的是无心的。”跪在地上的敖钦哭丧着张脸:“臣要是不答应的话那个观音是不会放过小臣的还请陛下体谅一下微臣的困难饶恕小臣。” “饶恕你?我饶恕你那谁饶恕老子?”罗天突然怒吼一声吓得一旁的王后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你看看现在的外面那些人?那是妖族仅存的五千人老子要是放过你你叫我怎么向他们交代?啊?你们几个说说我该怎么处置他?” 罗天看向了一旁的6压沼龙几个人。 “还能怎么样?杀了最好陛下登基那天当着所有神仙的面把他剥皮抽筋。”沼龙轻松的笑道:“剥龙皮抽龙筋看看以后还有谁敢反抗陛下您的统治。” “6压你呢?”对于沼龙的答案罗天不置可否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手下了一时不弄出点事来他浑身都不对劲现在他说出这个答案来一点也没出罗天的意料反倒是罗天想知道自己的这个侄子在这件事上是怎么看的毕竟将来的天庭除了自己以外第二号人物就非他莫属了现在自己正好拿这件事来看看他的分析能力。 罗天的话令敖钦顿时紧张了起来他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了站在那里的6压他很清楚自己的小命就在于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句话了是生是死就在这瞬息之间。 “依侄儿来看他还是杀不得的。”6压沉着的道:“现在天庭的各方势力都在观望着叔父大人您的一举一动都会给他们一些启示如果在您登基的那天公开杀了敖钦的话那么就等于告诉所有人您对当年的那些事很不满这样的结果就会令那些参与了当年那场公案的所有神仙人人自危为了天庭长久的和平来考虑您不能杀了他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天庭而所有的神仙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大度的玉帝。” 听了6压的说词敖钦感动得眼睛里差点冒出了星星太感动了他真的没想到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会有人替自己说话他现在给6压立长生牌位的心都有了。 然而当他听到6压下面的话时恨得连啃了6压的心都有了。 “不过叔父大人您要是就这样放了他这对于其他的妖族也没法交代啊。”6压的声调一下子又转了过来:“要侄儿说还是不要公开处决为好秘密解决掉就可以了对外宣布就说是敖钦深知因为自己的失职而使得南海之水泛滥无法向叔父大人您交代最后自尽了。” 好美妙的理由相信罗天真要这么做了即使有人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也不会指出来的——毕竟没有证据的事情你能乱说吗?而且当事人还是玉帝说之前任谁也得掂量掂量这件事的结果不是吗? “恩你说的不错。”罗天点了点头然而当他再抬头看向敖钦时眼前的景象令罗天忍不住笑了出来。 敖钦尿裤子了。 场中出现了可笑的一幕已经瘫倒在地上的敖钦身下此时正有一滩黄色的液体一股股难闻的气味正从那上面散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哈哈哈哈……。”罗天背转身大笑起来:“敖钦啊敖钦我这还没说要杀你你就这样了老子等下要是说出来你还不得拉在这里啊?晦气真晦气沼龙把敖钦带下去今天晚上就动手记住!要绝对保密。” “是!”沼龙嘿嘿冷笑着走想瘫倒在地上的敖钦就要把他带下去。 “且慢!”一声娇弱声音很及时的在一旁响起罗天抬头一看竟然是敖钦的那个王后。 “玉帝您要是执意杀我夫君的话那就将妾身也一起杀了吧。”王后平静的道:“这件事里妾身也有责任是妾身支持夫君借说给观音的毕竟大家邻居一场今天事情展到这一步夫君若是身死妾身也不敢苟活。” “你什么意思?威胁我吗?”从王后的语气里罗天听出了不一样味道来:“好我成全你们你既然想死我也没理由拦着你沼龙把他们夫妻一起带下去今天晚上秘密处决。” “不夫君你不能杀我四婶。”一声娇喊静月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挡在了沼龙的面前:“夫君四婶平时对静月很好的求你不要杀她好吗?” “去去去……。”罗天不悦的将静月扒拉到了一边:“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夫君这是在处理正事你知道不知道?不是在和你玩过家家听话回房间去今天晚上夫君一定去找你。” “人家不走。”静月一把抱住了罗天的胳膊:“夫君你放了我四婶好不好?她要是出了什么事静月会伤心死的夫君答应人家好不好?以后夫君说什么静月都会答应的……。” 小丫头是越说越激动身体同时也不停的在罗天的身上摩擦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罗天简直难堪到了极点罗天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刺激?脑袋顿时就有点乱套了。 “好好好……。”罗天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他担心自己再不表态的话眼前的这个小丫头片子还不知道会缠自己到什么时候:“咱们不杀了好不好?不杀不杀夫君答应你不杀他们还不行吗?真不知道是不是我前世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来还债了。” “真的不杀他们了?”静月疑问道。 “真的不杀了。”罗天肯定的道:“夫君答应你的事就绝对不会反悔的好了乖静月你先去别的地方玩玩夫君处理完这里的事之后就去找你。” 于是在罗天的连哄带骗之下静月终于离开了大殿。 眼看着消失在殿角的静月罗天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起来一旁的沼龙低声道:“那陛下您看这两个人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啪。”罗天一巴掌打在了沼龙的脸上强大的冲击力道将沼龙整个人都煽飞了“嘭”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一颗大理石柱子上。 “杀杀你个头。”罗天的两只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了:“老子答应的事情还会反悔吗?反悔的话你要我这个玉帝以后怎样在后宫立足?整个天庭将怎样看我这个玉帝?” 沼龙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来罗天刚才那一下的分量真的不轻以沼龙的体格竟然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同时他不明白罗天为什么会这么大的火气难道就因为自己的那句话不成?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以后自己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罗天盯着站立都困难的沼龙沉声道:“6压你来告诉他到底错在哪里!” “是。”6压平静的走到了沼龙的面前轻声道:“叔父大人并不是怪你后来的那句话他是在怪你为什么会让刚才那个小丫头闯进这里的你这个侍卫统领的责任就是负责整个天庭的安全现在一个法力如此低微的小姑娘竟然可以轻松的闯到这里来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将来要是有实力强大的人可以随意的出入这里?你叫别人怎么看待叔父大人?到时候他这个玉帝还有什么颜面可言?现在你明白了吗?” “是属下知错。”沼龙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激动的同时他的心里也对罗天这个玉帝心存感激看来这位妖族之皇并没有因为登上了玉帝的宝座之后就忘记自己这些部下这样的事要是生在其他的玉帝面前的话自己这个侍卫统领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现在陛下竟然这样告诫自己这就说明自己在陛下的心里还是有着极重的分量的。 “哼!今天本皇就放你们两个人一马。”罗天一抖身上的斗篷对跪在地上的敖钦夫妇道:“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天开始敖钦你不再是南海龙王就留在天上吧!你明天就去御马监报道到那里给天庭养马。” “可是陛下微臣……。”一听到自己要养马敖钦立刻有点急了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到了那里还不知道会吃多少的苦。 “可是什么?是不是闲本帝好说话了?”罗天的眼睛一瞪:“当年的齐天大圣还做过弼马瘟呢!我告诉你到了那里给老子好好的养马不然到时候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还不快去?” “是是微臣这就去。”敖钦认命的点了点头然而当他看见旁边一言不的王后时敖钦顿时就感到悲从心来:“那小臣的妻子您看……。” “哼!她就不用和你一起去了。”罗天冷冷的道:“叫她去找静月吧!从今以后她就负责静月的起居生活毕竟是那个小丫头救了你们两个人的命不是吗?就让她代表你们夫妻好好的侍侯静月吧!” 罗天说完这些话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金殿沼龙茫然的看着罗天的背影现在他的脑袋还因为刚才罗天的那一下而昏沉沉的自己应该干什么去呢? “不知道应该去干什么是吗?”6压在一旁拍了拍沼龙的肩膀道:“去找找那几个负责把守金殿的卫兵问问他们是怎么搞的?竟然会让一个外人竟然这么轻易的进到这里来?你这次要是就这样放过这件事那么下一次估计你就没这么好的命了什么事要是再生第二次的话那就不是新鲜事了到时候小心你的人头不保。” “是属下这就去追查此事。”沼龙躬身道随后他向一旁的孙悟空使了个眼色于是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金殿向殿外走去。 刑房内。 “说!是谁允许你们把外人放进金殿的?”沼龙坐在一把椅子上他的身前站着四个体型彪悍的狱卒再往前的柱子上分别用铁链固定着八个被脱去了上衣的天兵这八个人就是这次负责把守金殿外面的卫兵。 “统领统领饶命啊!属下真的冤枉啊!”卫兵队长是一个面目白净的青年此时的他身上伤痕累累上面布满了各种刑具留下的烙印看来沼龙这次是真的下了毒手了他不把事情查清楚那是绝对不会罢休的了。 “你冤枉?你有什么好冤枉的?”沼龙瞪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怒吼道:“你知道不知道老子因为这件事差点连脑袋都保不住了?老子今天要是真死了那才是真的冤枉行!你小子不说实话是吧?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慢!慢!属下招属下愿意招供!”卫兵队长眼看着狱卒手里那根手腕粗细的打神鞭被这根鞭子打到的人不管你是什么修为下场都是皮开肉绽的下场本来这根鞭子是由封神之战中的姜子牙保管的后来玉帝感觉这条鞭子对所有的神仙威胁太大了于是就从姜子牙那里把这根鞭子要了过来封印在天庭的封妖库里然而沼龙这小子来到这里后竟然将这根鞭子从库里拿了出来虽然这根鞭子被封印了大部分的法力但是用来抽打一般的神仙那威力还是够瞧的。 “是那个静月帝妃她以帝妃的身份命令我们让开道路的。”卫兵队长垂头丧气的道:“而且她临走前还命令我们几个不准把这件事说给任何人听不然到时候我们几个人都将人头不保属下人小位卑实在是得罪不起她这才放她进去的还请统领放过我们几个。” “你说的都是真的?”沼龙的眉头皱了起来事情要是真的像这个人所说的话那么可就不太妙了沼龙很清楚这件事被罗天知道以后的后果如何毕竟罗天最讨厌不应该是最厌恶的就是后宫干政这样的事这事一旦被罗天知道了后宫少不了会生一场风暴而这场风暴的中心就是那个刚刚得宠的静月帝妃。 “属下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骗统领。”卫兵队长肯定的道:“不信您可以问问他们几个看看属下有没有撒谎这样的事情您就是借属下一个胆子属下也不敢胡说八道。” “好我相信你这次。”沼龙向狱卒一摆手道:“对他们停止用刑!我出去一下你们几个要好好的看管他们知道吗?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动他们一下。” “是统领您放心属下一定会完成您的交代的。”狱卒头目巴结的道。 凌云阁内。 “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罗天看着对面的沼龙眼睛一点一点的眯了起来熟悉罗天的人都知道他又要做出某种重大的决定了。 其实这件事的本身罗天一开始并不是太在意的毕竟杀不杀敖钦夫妻俩对于现在的罗天来说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要是罗天在妖族的声望经不起这样一次考验的话那对罗天来说才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但是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在罗天的想法里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静月和敖钦怎么说也带着一层亲属关系为他求情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是沼龙带来的消息却令罗天感到了事情的一丝不同寻常静月竟然以帝妃的身份命令守护金殿的卫兵让开道路是谁允许她这样做的?要知道罗天最厌恶的就是后宫干政这样的事可以说熟悉罗天的人知道他这一点其实这也是古往今来为帝王者所共同忌讳的事情——后宫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允许干预政事。 “哼!沼龙你带我去看看那几个卫兵。”罗天突然站起身来道:“我要好好的问问他们看看能不能从他们的嘴里问出更多有价值的线索来。” 说到这里的罗天眼睛再一次的眯了起来声音也变得阴沉无比:“这一次弄不好我又要亲手杀死一个心爱的女子了虽然会有遗憾但是为了我们妖族也为了这个天庭我不得不做出牺牲。”

上一篇   第298章 南海龙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