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灵山斗法:观音V修罗(下)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97章 灵山斗法:观音V修罗(下)

灵山金殿内。 “你是什么人竟然知道本座的身份?”修罗看着脸色镇定如常的观音菩萨道他很清楚自己叫修罗这件事只有罗天和鸿钧老祖这样有数的几个人知道甚至连如来都不知道现在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可以喊出自己的名字来怎么可能不令他吃惊? “贫尼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后的那位既然已经得到了整个天庭那么为什么还要贪婪的想要把灵山也划归他的麾下呢?”观音平和的道:“要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当年的妖族何尝不是因此而一点点将自己推向了毁灭的深渊?贫尼奉劝施主回头是岸请你回去转达给那位罗天施主万事皆有因果小心将来报应临头。” “大胆!竟然敢这样评价陛下!”修罗怒喝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本座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接收灵山的一切的本座也不怕告诉你们将来东方天庭和西方的世界终究会有一战而你们灵山将注定成为陛下进攻西方的先锋看来你应该就是这些人的头领了也好只要把你抓在了手里还怕他们不乖乖就范?” 一声低吼过处修罗又故技重施化身成了一道赤红色的旋风向观音菩萨击去然而这次他失算了因为观音不是降龙尊者她是一个谜一个即使对于灵山上下来说也是一个谜的人。 观音扔出了她手里的那个玉净瓶。 面对修罗这种实力的人观音丝毫不敢大意和一个圣人级别以上的存在决斗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给你带来形神俱灭的下场所以观音一出手就将自己的法宝玉净瓶扔了出去。 玉净瓶里号称装载着天界的三江五海之水就连当年以力大无胸著称的孙悟空都不能移动它分毫可见观音所言非虚甚至可以说这个玉净瓶本身已经可以被称为神器了——虽说佛家纳须弥于芥子但是能将三江五海之水装下来的法宝说它是神器也不过分吧? 不明就里的修罗就这样冲上去了然而他只是刚刚和玉净瓶来了次亲密接触顿时一股大力压得他似乎气都要喘不上来了——任谁被三江五海之水压着的话也会和此时的修罗一样的。 “这这是什么东西?”修罗知道坏了自己有点大意了要是自己一上来就用自己那变态的度攻击的话此时这个女子弄不好已经被自己击败了现在好了被这个该死的瓶子压得几乎喘不上气来了。 于是大殿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一团赤红色的冲击波被一个通体雪白的瓶子牢牢的压制在了原地任凭那冲击波怎样冲击瓶子却是纹丝不动然而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瓶子似乎也有镇压不住之势看在一旁的观音眼里她也有点急了。 “三江五海听令排山倒海前来助我。”最后的危急关头观音使用了终极的技能她要召唤来三江五海之力来帮助自己压制眼前的这个修罗眼前的局面就是凭借她一个人已经无法再继续镇压住局面了。 然而观音忘了一件事忘记了这件事使得观音在这一战上注定了会是输家那就是——她忘了三江五海真正的主人并不是自己而是那统领山海湖泊的四海龙王想要借水那就必须要有四海龙王的震海龙吻有了这个观音才可以调动这些水的力量帮助自己这要是换做以前还要好些毕竟这四个人还受当时的天庭管辖但是很不幸的四海龙王刚刚收到了罗天的最后通牒通牒里对四海龙王当年投靠天庭的事情很是不满四海龙王现在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恨不得立刻就撇清和以前那些神仙的所有关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观音竟然来借水这不是给四个人来添堵的吗? 东海龙宫。 敖广现在的心情真的很糟糕自己的宝贝闺女竟然在这个时候失踪了自己派遣那些虾兵蟹将几乎找遍了四海的所有水域到最后竟然没有现她的丝毫踪迹他是彻底的服了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了你说你玩失踪也不找个时间偏偏在这个时候玩现在离妖皇登基只剩下七天了自己到时候要是交不出人来那到时候妖皇还不拿自己的“龙”头充数啊? 于是找不到女儿的敖广生平第一次失眠了而且这一失眠就是三天这三天里他几乎吃不下任何的食物毕竟这是关乎到自己生死的大事啊!容不得他不着急。 就在刚才敖广终于挡不住疲倦的困扰渐渐的进入了梦乡然而他刚刚躺下没多久龟丞相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陛下有人来借水了。”龟丞相以百米冲刺的度跑到了敖广的面前道:“您看这水咱们是借还是不借啊?” “谁?谁敢来借水?”很显然刚刚睡着的敖广脑袋还不是那么清醒的:“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来我们东海来借水?把他给我赶走不见不见。” “哎吆我的陛下哎还能是谁?当然是那位观音菩萨了。”龟丞相苦笑道:“当初您不是和她说好了的吗?三江五海的水任凭她使用的现在您看……。” “观音来借水?”敖广的睡意立刻就没了接着他就像火烧了屁股似的的蹦了起来:“不借不借那个臭婆娘借水一定是要和陛下作对的我今天要是把水借给了她我今天就是有十个闺女也不都陛下砍的不借不借!你下去告诉那些水族要是被我看见有谁敢借她水的话别怪我把他宰了熬汤喝。” “那那您看其他三位老爷那……。”龟丞相吞吞吐吐的道:“要不要告诉他们一声省得他们几个耽误了大事?” “不用。”敖广大手一挥道:“谁爱借谁就借反正我们东海是不借我是看出来了这次上面那位陛下是一定会在我们四个人里面挑一个来开刀的至于是谁那就谁也不知道了弄不好这次的借水事件就是一个契机只要砍不到我的头上那就什么都好说至于他们三个我不想管也管不了。” 西海。 “报……。”一个鲨鱼怪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敖闰的房间里把正在挑选宝物的敖闰吓了一跳:“启禀龙王刚刚震海龙钟传来消息观音前来借水。” “借水?不借不借。”敖闰扔掉手里一块通体乌黑的玉配站了起来:“以前那是怕她才会借她的现在可不行了这次我要把水借他上面那位非把我的头砍下来做夜壶不可去告诉其他的水族不借谁也不准借不然到时候别怪本王翻脸不认人。” 北海。 “什么?那个人妖来借水?”正在喝茶的敖顺将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她闲欺负我们龙族欺负少了是不是?当年她身后那是有天庭和佛界本王才不得不委曲求全现在本王可不怕她了咱们有天上那位玉帝撑腰还用继续巴结她们?去不借不借老子不问她要这些年的辛苦钱就不错了还想借水?休想!” 南海。 “你说借还是不借?”敖钦看向一旁自己的王后:“这要是借的话到时候无论结果如何天上的那位陛下那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但这要是不借又会得罪西方的佛界你给我出个主意到底借不借?” “要我看还是应该借的。”王后沉思道:“就算你借了那水也还是在那个玉净瓶里装着也没人会知道是你不是吗?天上的那位陛下也许还会怀疑到其他人的身上但你要是不借的话我看不用等十天后了估计明天那些和尚就会找到我们南海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你的意思是借?”敖钦咬了咬牙道:“好那就借毕竟和观音老邻居一场了这算是我最后一次帮她好了来人拿着本王的龙吻去调水。” 灵山金殿。 “哈哈哈哈……。”修罗那得意的声音在殿内回响着:“怎么了?不行了是不是?那好本尊现在就送你见你们的那个佛祖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本已经摇摇欲坠的玉净瓶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将本已经要抬起头来的赤影重新压了下去。 “哎呀!本尊的角。”修罗出了一声惨叫接着他那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就在金殿里响了起来:“是哪个混蛋敢暗算本尊?哎呀!我的角呀断断了?气煞我也。” 修罗狂了。 “本尊本尊的角断断了。”修罗那破锣一般沙哑的声音于是就哭开了:“我美丽的角啊!本尊还没找老婆那没想到今天在这个阴沟里翻了船竟然就这么破了相了贱女人还我老婆来嘿嘿其实你做本尊的老婆也不错嘛!好了不玩了等我把这个瓶子绞碎本尊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鼠辈敢来暗算你家爷爷。” 于是只见场中那股赤红色的暗影蓦的开始旋转起来“碰”的一声玉净瓶蓦的出了一声爆炸声竟然被暗影绞成了碎片伴随着净瓶的粉碎一股红色的气浪突然从碎裂处向外迸出来那巨大的力道将修罗整个人都掀得倒飞回去。 与此同时天界南海。 原本平静的南海突然间浊浪滔天仿佛整个海面都开始晃动了起来受到南海的影响天庭的南天门也开始晃动起来“啪”的一声牌匾摔得粉碎两个守卫在那里的天兵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快快去禀报统领。”一个天兵对旁边的天兵道:“南海现不明情况去晚了小心咱们两个人的人头不保。” “什么?南海生不明状况?”沼龙“忽”的站了起来:“来人马上跟老子去趟南海老子倒要看看那个南海龙王是干什么吃的?在自己的水域里竟然生这样的事情。” 灵山金殿。 “他他。”修罗摇了摇自己那晕忽忽的脑袋:“好好大的力量啊!到现在这脑袋还是迷糊的哎呀!我的角啊我的角怎么对对了是你这个贱女人做的对不对看我收拾你。” 暴怒的修罗怒吼一声就向观音菩萨扑了过去那意思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了一样看到来势汹汹的修罗观音再也没有时间去可惜自己的玉净瓶了她使出了五行法术。 五行法术就是利用整个空间里的五行之气形成一座稳固的堡垒在这个堡垒内被困住的人将会受到五行法术的轮番攻击而你只要是生在这个宇宙内的那么你就必定会有自己的本命属性那么这五行法术里就必定会有一种法术是来专门克制你的然而面对着固若精汤的五行法术修罗运起了他那引以为傲的度观音甚至连他的残影都捕捉不到前一刻修罗还在莲台上等观音的法术击中莲台后才现那里只是修罗的残影。 “哈哈哈哈哈……。”修罗得意的狂笑起来:“你的法术也许真的很厉害但是这对于本座来说还是一点用没有你就是再厉害打不到本座你又能如何?你打我啊!本座今天就要活活把你给累死不然不足以补偿本座这失角之恨!” 此时的修罗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他不停的在观音的周围快的飞行着动不动就在观音身上的衣服撕扯下来一块这时间一长不要紧观音那件原本很整齐的衣服就成了乞丐装了上面一个洞一个洞的甚至有的地方竟然露出了里面的肌肤。 而一旁的罗汉们是有心帮忙也帮不上就修罗那度整个宇宙也就只有混沌魔和罗天可以追的上吧!这对于他们这样实力的人来说上去了也只是送死的份。 “好既然打不到你那么你看看这是什么?”观音眼看奈何不了修罗顿时急了只见她将手对准自己五道光芒过处观音整个人竟然被封闭在了五行里也就是说她想将自己建造成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这样一来修罗就奈何不了自己了。 果然当修罗再次企图抓向观音的时候他的那只右手竟然在离观音还有快一尺的地方再也抓不进去。而且更是出了一声惨叫他的右手被五行中和自己属性相克的属性所伤。 “哼!别以为把自己封闭起来本座就奈何不了你。”修罗对着自己的右手吹了口气:“你这是作茧自缚看本座来破你的阵去!” 只见修罗对着观音一指顿时一股赤红色的乱流在观音的位置出现了——这小子竟然用对付罗天的那招来对付观音。 上次他这招用来对付罗天结果以失败而告终但观音不是罗天两个人在实力上差的太悬殊了所以相同的招式用在不同的人身上那么结果也是不同的。 “扑”一口金色的血液从观音的嘴里喷了出来五行法阵终于被破了。

下一篇   第298章 南海龙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