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乌之战(上)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91章 乌之战(上)

一望无际的洪荒平原。 干涸的泥土静逸的环境狂风吹过卷起的那一片片遮天盖地的沙尘再加上遥远的天边那一座座巍峨陡峭的山峰这一切就构成了洪荒初期的原始景象。 这里是静逸的然而在这片看似平静的洪荒平原上却处处充满着自然界的残酷和血腥的掠夺——这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不来到这里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远处一片滚滚的烟尘向这边滚来那是什么? 天啊近了这是一头身高过十丈的荒原铁背龙象变态的物理防御能力再加上头上那四支无坚不摧的锋利獠牙使它当之无愧的成为了这片荒原上霸主然而就在此时它那张像龙一般的脑袋上却满布着惶恐和不安什么事情才会使得它这样狼狈的逃窜。 还是它遇到了什么自己无法对抗的物种?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一声声嘹亮的号角声起从远处狂奔来了一群长相各异的“人”说他们是人主要是因为这些物种是两条腿直立的但是你要是看到他们那庞大的身体和那野兽一般的样貌时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他们是妖族他们是整个洪荒的真正霸主想想也是也只有他们才可以让铁背龙象如此的逃窜很不幸的看来这头铁背龙象已经被这群妖族列为了今天晚上的食物。 “都给我让开它是我的。”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满头银的男子从众妖族的头上飞过风一般的追向了那头亡命逃窜的铁背龙象。 “哎!二陛下又出手了看来这次又没我们什么事了。”一个冲在队伍最前面的豹面妖族长叹了一口气道随后他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后面的妖族也纷纷的停止了追赶既然二陛下插手了那么也标志着这只铁背龙象的末日就在今天了。 “那就准备好柴禾今天晚上咱们又可以加餐了。”一个熊身龙的怪物沙哑着声音道于是就在一群妖族动手收集柴禾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凄凉的吼叫声看来正如这几个妖族所说那只可怜的铁背龙象已经死在了二陛下的手里。 少顷沙尘飞舞间那个银男子扛着那头庞大的龙象走了过来近了他赫然就是妖族之皇当年的东皇太一现在的罗天。 “小的们把火给我架上今天晚上加餐了。”“轰隆”一声巨响已经死透了的铁背龙像那庞大的身体被东皇太一很随意的扔到了地上:“这么大的块头估计够咱们吃上三天了吧?” 洪荒的条件是恶劣的即使是做为洪荒的霸主妖族也时常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而且有的时候甚至会因为食物的短缺而饿肚子这就是洪荒这就是大自然残酷的一面。 然而伴随着篝火的生起妖族们围在火堆前有说有笑的说着各种有趣的事情这就是妖族这就是东皇太一的侍卫们然而就是这样一群人最后却落得被妖族的皇帝——帝俊残杀的下场。 营帐里。 “二陛下属下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熊身龙头的妖族恭敬的站在东皇太一的身前道:“不说的话属下担心……。” “想说什么就说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东皇太一不耐烦的道:“大家都是族人我这个二陛下平时对你们几个怎么样你应该心里清楚有话就说吧。” “是那属下就说了。”熊身龙面人沉思了一下看来这件事的关系十分重要不然以他和东皇太一的关系也不可能这么慎重:“不知道二陛下知道不知道陛下已经准备对您和我们几兄弟动手了昨天夜里属下在陛下那里的一个密探连夜跑了属下这里他说昨天夜里女娲和陛下商量了很久他在一旁偷听到女娲向陛下进言说您所掌管的妖族整天以屠杀那些人族为乐三清和其他的圣人对您十分不满要是陛下不阻止您这样下去的话那么巫族和三清就会联手来对付我们妖族她希望陛下能不您囚禁起来而陛下虽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明确的反对只是说要好好的考虑考虑二陛下这事您应该早点决断啊!以您和陛下这段时间的关系来看他对您……。” “他敢!”东皇太一眼睛一瞪不屑的冷笑道:“我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付我妖族能有今天的局面这还不是靠老子我一刀一枪拼出来的?他倒好了现在在天庭舒舒服服的做他的玉帝竟然还不允许我到那里去他要是敢明目张胆的对付我他就不怕其他的妖族造他的反吗?” 说到这里的东皇太一眼睛里寒芒一闪:“女娲这个贱人竟然敢这么挑拨我们兄弟间的感情哼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饶不了她。” “可是……。”熊身龙面人正要继续进言毕竟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等人和眼前这位妖族实际领导人的安全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没有什么可是的。”东皇太一挥手道:“大家都是族人而且他还是我哥哥他能这么对我吗?你回去吧就当这件事没生好了。” 熊身龙面人走了他很清楚东皇太一的脾气自己再继续说下去估计这位可就要火了然而事情真的就如东皇太一说的那样吗?功高震主兔死狗烹这样的事历来生了不知道多少次心里只装着族人的东皇太一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因为他是一个英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英雄最后却终于倒在了族人的背叛和暗算上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哥哥天帝帝俊。 天帝宫东皇太一在决战巫族之前一个时辰。 “来太一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壮行酒。”娇媚的女娲端起桌子上的一碗酒递到了东皇太一的面前:“祝你旗开得胜杀得那几个巫族人溃不成军。” “少给我来这一套。”东皇太一冷笑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了大哥弟弟走后你最好离这个女人远点她不是一个好人小心将来她算计你。” “你……。”女娲脸色变了变随后将那碗酒放到了桌子上眼睛却趁着东皇太一不注意间向一旁的帝俊使了个眼色。 “我看二弟你是误会女娲了大家都是族人平时还能一点来往没有吗?”帝俊呵呵笑道随后又端起了刚才的那碗酒道:“好既然她敬你你不喝那我这个哥哥敬你的你总该喝了吧?来!哥哥祝你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不是大哥。”东皇太一正要解释然而当看到帝俊的眼神时无奈的叹了口气接过那碗酒一口喝了下去。 “好爽快!不愧是我的弟弟。”帝俊呵呵笑道:“这样吧时辰也不早了弟弟你还是早去早回哥哥将在天庭摆下盛宴迎接你的到来去吧!” 战场上。 “哈哈哈哈……巫族也不过如此而已。”化形成了一只巨大金乌的东皇太一得意的狂笑起来他的三只爪子牢牢的抓着那口东皇钟一的声浪攻击震得对面那七个远古大巫竟然连他的身都近不了。 “我是妖族之皇东皇太一在老子的东皇钟下将没有任何可以幸免的人。”东皇太一一边催动着法力注入东皇钟一边得意的狂笑道:“杀了你们几个以后巫族将再也不是我们妖族的对手然后再是三清那三个杂碎竟然敢骗老子哈哈哈哈……举目整个洪荒还有谁可以作为我们妖族的对手?妖族一统三界的日子……呃!我这怎么了为什么法力消失的这么快?不可能的怎么可能?” “咣铛”一声传来东皇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后变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铃铛伴随着东皇钟的坠落失去了法力的金乌也从天上落到了地上东皇太一圆睁着自己那双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事情转变的太快令他这个英雄一般的人根本就无法适应这一切他明白以自己平时的法力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他想起了女娲给自己敬的那碗酒接着他又想起来为什么自己的哥哥会那么在意那碗酒非得一定让自己喝下去自己喝下去之后为什么自己的哥哥那么催促自己前往这里他们是在害怕什么吗?他是在害怕自己在没来到这里之前现身体的不正常吗? 东皇太一不明白他不明白自己的亲生哥哥为什么会这么害自己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一旦在这场对决中失败的话对于妖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东皇太一是幸运的因为他出生在妖族妖族的出身让他注定将会成为一个英雄整个妖族所公认的英雄;然而东皇太一是悲哀的正因为他是一个英雄一个英雄是永远不会懂得这些鬼蜮伎俩的;东皇太一是不幸的因为他有一个做玉帝的哥哥当他这个英雄的光芒已经覆盖了那个玉帝哥哥甚至可能取而代之的时候悲剧终于不可避免的生了。 兄弟间的亲情是可贵的这是东皇太一这个英雄脑子里唯一的想法然而他忘了他生在一个帝王家帝王的家庭里是不会存在“亲情”这个词语的为了帝位为了这个江山帝俊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自己的弟弟这不是意外悲剧也许在东皇太一出生的那一天就已经是注定的了。 酒是好酒帝俊清楚的知道想要自己的弟弟喝下那碗酒就必须是好酒然而就是这碗酒葬送了东皇太一英雄的一生也葬送了妖族在洪荒的霸主地位更甚至的葬送了亿万妖族的生命。 这是一碗罪恶之酒因为它改变了一个种族的历史也改变了亿万人的命运更甚至的它改变了整个宇宙的气运。 然而宇宙似乎又和所有开了一个玩笑一样他让本已经生过的事情出现了一道转折一个偶然的契机一个叫罗天的男人经过了一系列的偶然之后一点一点揭开了这些远古真相的面纱然而当这道面纱被揭开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恶魔的苏醒。 一个复仇的恶魔。 此时这个恶魔终于找到了他最终的仇人罗天的眼前赫然就是当年的天之骄子——帝俊。 此时的罗天脑子里想到的只有他和6压第一次见面时对他说的那件事——在你身死之后你的那七名侍卫被帝俊以保护你这个主人不力为理由残忍的剥掉了他们身上的皮并将他们全身的骨骼磨成了粉末撒到了洪荒的各个角落。 帝俊的意思是想让这七个东皇太一的忠实手下永世不得升。 现在当罗天见到了眼前这个随着岁月的流逝却没什么变化的“亲哥哥”时他恨的差点咬碎了满口的银牙要是女娲是整个妖族败亡的祸根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位天帝帝俊就是妖族败亡的直接原因没有他在一旁推波助澜以女娲和伏羲几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将妖族这样一个强盛的种族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弄的七凌八落乃至于今天这样的几乎被人灭族? 此时的罗天想起了他那七名忠实的手下还有在自己临走前那一夜七人之奎龙找到自己时说的那些话现在想起来罗天几乎就要疯了可以说是自己将这七个人硬生生的推向了死亡的境地当时自己要是能够好好的分析一下奎龙所说的话那么这一系列的悲剧也许就不会生了在东皇太一这个英雄般的人的脑子里亲情是凌驾于任何权利和之上的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自己的那个哥哥会做出陷害自己的事情来。 罗天疯了没有化形的他双眼中喷出了一道道紫色的火焰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帝俊那样子似乎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帝俊就会逃跑一样嘴里的牙齿被他咬的“嘎嘣嘎嘣”直响他恨不得吃了眼前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哥哥。 “妖帝帝俊妖族的叛徒帝俊!”罗天的怒吼声在整个地下城的上空回响着:“你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吗?亿万的妖族因为你而被人残杀殆尽而你呢?却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在这里装乌龟过得悠然自得!那个天庭可以放过你但是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既然我来到了这里咱们两个人注定将只会有一个人走出这里是你?还是我?” “二二弟你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帝俊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亲弟弟那个在自己的印象里已经死于自己的阴谋的弟弟会出现在这里眼前的这个男人除了头的颜色和弟弟不一样外其他的五官简直就和东皇太一是一模一样而从他的话里可以分析出自己的这个弟弟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一切逃避不是办法自己只能勇敢的面对。 “我出现在这里你很意外是不是?”罗天蓦的狂笑起来一片耀眼的紫色光芒闪过妖族终极化身的罗天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那十道鬼火一般的紫色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帝俊那样子就像一只盯着自己猎物的恶狼。 “很意外?为什么我可以练成妖族终极化身?”罗天沙哑着声音道:“这些我并不想告诉你因为一个即将死去的人是没有必要知道这些的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在想等下到底把你的身体撕成四块好呢还是八块?” “我是妖族的皇帝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我说话现在我以妖帝的身份命令你们马上给我跪下!”帝俊突然出声道。 “妖帝?”罗天的声音里满含着冷笑:“你有什么资格这样称呼自己?妖族就是因为有了你这样一个皇帝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的你可以问问在场的这几个人他们愿意听你的吗?” 本章小七取名“乌之战”相信聪明的读者已经猜到了本章的内容不错就是罗天和帝俊这两只金乌之间的战斗妖皇和妖帝之间的战斗到底是怎样开始又是怎样结尾的呢?请大家继续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