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颠峰对决(中)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66章 颠峰对决(中)

人界。 天空中两个高飞行的人在彼此追赶着他们两个就是原本是朋友现在却已经反目成仇的大神伏羲和血河老祖。 看见后面咬牙切齿的血河老祖不由得让人想起一句话越是亲密的朋友成为仇人后就恨得越深这就是最典型的爱之深则之切。 血河老祖现在确实恨不得生吃了伏羲就是这个男人三翻两次的怂恿自己和罗天这个妖族之皇为敌现在好了血河老祖从罗天临走前对自己露出的那丝不屑的表情里知道这个妖族之皇是打心里瞧不起自己不是自己的本事不够而是自己被伏羲像一只猴子一样耍弄而不自知这让身为圣人的血河老祖怎么可能受得了? 前面的伏羲似乎也感觉到了后面血河老祖那无边的杀气虽然他不知道血河老祖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但现在他真的是有苦自己知。 本来被罗天撕下来一条胳膊就已经让自己元气大伤了现在后面那一刻也不放松的昔日老朋友更是不要命的追着自己这样下去即使自己是圣人也会有元气耗尽的那一天的——后面追的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关键现在这个人是一个圣人一个弄不好自己就会魂飞魄散的。 怎么办?怎么办?就算伏羲再机智此时也快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伏羲感应到了一股自己很熟悉的气息他不由得心里暗叫一声这下有救了。 因为他感应到了女娲的气息。 对于这个被自己玩弄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的女圣人别说是她的气息了就是她身上有多少个汗毛孔伏羲都可以数出来现在也只有她能救自己了。 想到这里的伏羲蓦的破开一个空间一头扎了进去——目标就是地府。 地府。 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心里笃定玉帝一定会来的罗天正躺在一把躺椅上晒着太阳——地府的太阳。 他相信玉帝不敢不来因为那可是十万天兵的生命啊如果因为他的临阵退缩而使得这十万天兵殒命那么换了谁也没有脸再继续坐在那个位置上了。 这小子现在躺在椅子上一脸的笑意他想到了那玉帝的宝座他想起了玉帝后宫那数不尽的美艳仙女这些将来可都是自己的有了这么多的美女看琳达等人以后还敢不敢给自己脸色看了——没有你们我可以去找那些仙女嘛老子是玉帝那些仙女敢不听老子的? 不听就把她喀嚓了。 “哼哼你这老小子不来则矣来了就别想再回去了。”罗天的眼睛里寒芒一闪即使玉帝答应了自己的条件把位置让给自己罗天也不打算放他回去。 放他回去干什么?给自己添乱么?他这正牌的玉帝如果回到了天庭那些有了主心骨的神仙们还不得和自己造反啊?到时候自己能怎么做? 杀了他们?那自己的本意可不是这样的到时候自己不就成了光杆玉帝了么?西方的那些神仙还不笑死? 所以像这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聪明”的罗天是绝对不会做的那么只好把玉帝留下来了同时留下来的还有那十万天兵。 他们也不能离开这里。 这十万天兵可是祸乱的根源谁要是掌握了这十万的精锐部队就等于是第二个玉帝想掌握他们?罗天自问自己做不到因为这十万天兵是绝对忠诚于那个前玉帝的自己想要感化他们一个字难。 那么对不起了既然你们这么忠诚于现在这个玉帝那么等他死了之后你们就陪葬吧!我罗天向来是很大方的玉帝一个人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后估计是很寂寞的现在有了你们这十万人陪着他弄不好他在另外一个罗天不知道的世界里还能继续做他的玉帝也不可知。 古来成大事者在某些事情上面必须能下得了狠心例如像现在这样的事。 然而当罗天在这里信誓旦旦的准备开始一场空前绝后的杀戮时他的愿望实现了玉帝真的来了然而同时的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那三大圣人。 躺在椅子上的罗天突然从上面一跃而起眼睛里闪着兽性的光芒一声声嘶吼从他的嗓子里出他感觉到了那个自己当年既爱又恨的女人女娲。 毕竟同属于妖族即使时间过了亿万年罗天也不可能忘记当年自己苦苦追求这个女人最后却被她出卖的这个事实。 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女娲旁边那三股强大的气息每个人的气息都不下于圣人的境界罗天马上想到了一个可能这次玉帝带来了三个帮手他们来这里就是要收拾自己这个妖孽的。 决战的时刻来到了。 “来吧!既然玉帝你不守信用那么就别怪我罗天把事情做绝了。”罗天的怒吼声将正在向这里赶来的女娲几个人吓了一跳看得出来这次罗天是动了真怒了。 吼声也将剑婴等罗天的手下们喊了出来然而等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罗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接着几个人就感觉到在不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了一股毁天灭地气息。 那是妖族之皇特有的气息这股气息里罗天那惊人的杀气表现无疑。 罗天怎么可能不疯狂?就在他出现在玉帝几个人面前的那一瞬间他就疯狂了因为他在女娲的身上感觉到了人类的气息对于一个妖族的身上出现了人类的气息那只有一种答案她的身体已经被人类所玷污了无数次不然以妖族那高傲的脾性对于自己创造出来的种族怎么可能在身体上留有这么强烈的味道。 罗天想到了伏羲也只有这个花言巧语的人类才可以把眼前这个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其实很愚蠢的女人哄的不惜出卖自己的族人和自己的身体。 罗天原本淡红色的眼睛瞬间竟然变成了金黄色那可怖的颜色里竟然看不到一丝的杂色他体内的妖族之血已经被彻底的点燃了。 “好很好妖族的大圣女娲。”罗天嗓音嘶哑的怒吼道:“今天我总算是见到你了看看你现在哪里还有一点做为妖族的自觉?身为妖族的大圣竟然和自己创造的种族苟合你简直就是一只母狗你身上的那股气味真让我感到恶心来吧!你们不就是想消灭我这个妖孽吗?我相信你们一定是有了可以克制我的法宝了吧?来吧!老子我就在这里你们可以动手了我今天就要让你们几个人死的心服口服。” 女娲看着简直就和当年的东皇太一一模一样的罗天那银白色的长那刚毅的脸庞那挺拔的身躯还有刚才他刚来到这里时眼睛里那丝淡淡的哀伤这一切简直就和当年的那个他一点差别也没有。 同时罗天的话也令她感到一阵无地自容在罗天没出现以前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这么说毕竟没人敢在自己这个圣人面前这么放肆他们也很清楚放肆的结果往往就会落得凄惨的下场。 现在终于有人敢站出来说自己了女娲在羞愧的同时也越的恼怒起来——杀了这个人只要他死了那么这一切的根源也就全部消失了以后也没人敢在自己的面前这么放肆了。 这是她做了这么多年圣人所培养成的心态然而她似乎忘记了一个人如果敢于这样抨击一个圣人的话第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疯掉了闲自己命长了;第二种可能就是这人拥有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乎你这个圣人的感受。 很显然罗天绝对不属于第一种因为他在嚣张的同时也是一个相当谨慎的人今天他敢这样说那么就说明他根本不在乎女娲会对自己动杀机。 没有人可以杀了自己这是一个绝世的强者所拥有的自知。 所以当太上老君的手里金光一闪时那张混沌七杀大阵在一瞬间就布成了——三个圣人倾尽全力所布成的绝世杀阵。 罗天就那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象死了一般他在等等着太上老君等人拿出他们那个所谓能克制自己的法宝他要让太上老君等人输的心服口服。 也许罗天真的很跋扈但他有跋扈的本钱在他的心里这个宇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存在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 强者的尊严不容侵犯强者的高傲不容许别人来践踏今天罗天要用自己这个人向三界向他现在的那些手下更向他未来的那些手下们宣布一件事。 我罗天是一个强者三界最伟大的强者在我的面前任何的鬼蜮伎俩都是毫无用武之地的和我罗天作对的人最后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