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真相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56章 真相

罗天到了。 风本来寂静的大殿里在罗天的话声之后刮起了一阵旋风“碰”的一声旋风从血河老祖的身前吹过血河老祖的身体被整个的掀飞重重的撞在大殿的墙上。 “这样的实力就敢自称什么人都不怕?”罗天的身形出现在大殿里话音里狂态毕露:“就你这种实力也敢在别人面前吹嘘?我真替你感到丢脸堂堂东皇太一的第二化身竟然是一个只会吹牛的垃圾晦气真晦气。” 罗天的话令伏羲一阵胆颤没想到自己救的人竟然是自己最大仇人的另一个化身自己竟然还和他称兄道弟然而胆颤归胆颤最令他害怕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一头银的男子简直就和当年的东皇太一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无论是声音还是外貌两人都是惊人的相似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大殿里出现的这个男人就应该是自己一直想要除掉却一次也没有见过的那个罗天了。 “哦呀!这不是大神伏羲吗?”罗天的眼睛打量了一下殿中的几个人最后目光停留在身体不住后退的伏羲身上。 “哈哈哈……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罗天两眼放光的注视着伏羲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自己做梦都想吃其肉剥其皮的人类这也是为什么当罗天把嫦娥带到剑婴身前后就迫不及待的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的原因——他害怕伏羲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罗天将后悔一辈子下次再想抓住他那真的就不知道会在哪年哪月了毕竟像追踪这样的活计并不是罗天所擅长的而且眼前的这个人可是一个圣人一个以狡猾著称的人类圣人这次一旦要是错过了那下一次还不知道他会耍出什么样的名堂来。 毕竟上次凯瑟琳那件事还历历在目一旦这个猥琐的圣人再把主意打在罗天其他女人的身上到时候会出什么事谁也说不清楚所以罗天选择了一个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避免这件事的生——干掉伏羲三界就太平了。 “大神伏羲。”罗天咬牙切齿的道随即身上就燃烧起了熊熊金色的火焰火焰那炙热的温度即使是伏羲这个圣人脸色也变了变——太热了。 “我们妖族亿万族人的生命都因为你这个卑鄙的人类而消亡了耻辱这简直就是妖族的耻辱一个卑鄙的人类再加上一个妖族的叛徒只是这两个人就令当年雄霸天庭的妖族彻底的消失在了历史的舞台上我恨自己当年为什么就听了女娲那个贱女人的话但是我更恨你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你有什么资格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罗天声音里的滔天恨意竟然化成了实质那森冷的气息令整个大殿结上了一层坚冰诡异的场面出现了一个人身上冒着炙热的烈焰然而他所在的大殿竟然结上了一层冰这简直就是最诡异的冰火两重天。 事到如今伏羲知道除非出现奇迹不然自己这次真的是没有希望离开这里了罗天刚才打飞血河老祖的那一拳同时也打掉了伏羲最后一个希望——号称连圣人都不怕的血河老祖竟然顶不住罗天的一拳那么即使自己两个人一起上也是不会出现任何的侥幸的。 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伏羲反而把一切都看开了说话的语气也强硬无比:“当年你们妖族又是怎么对待我们人族的?想杀就杀像你们妖族这样残暴不仁的种族有什么资格继续生存在这个宇宙中?灭亡就是对你们妖族最好的惩罚。” “对我也恨你们妖族像你们妖族这样的种族灭亡那是活该当年你们妖族屠杀了我们魔族多少战士?这就是报应。”血河老祖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呼呼喘着粗气看得出刚才罗天那一击的力量真的不小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半天才爬起来。 “你混蛋。”罗天蓦的怒吼一声:“所有人都可以骂妖族但你不行因为你身体里流的血就是妖族之血现在你竟然敢这样辱骂自己的种族你简直就是妖族的叛徒今天我就要在这里为妖族清除你这个叛徒。” “你闭嘴。”血河老祖怒吼道:“我怎么会是妖族这样一个肮脏的种族的人?别以为刚才你偷袭了我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你能通过下一关再说这样的话吧。” 大殿里随着血河老祖的声落而变成了一片血红色的世界一股浓重而又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大殿里血河老祖的身体也消失在了原地红幕甫一出现就见一片血红色的血浪向罗天的身上涌去——血河老祖放出了他的领域。 “你就是用这个领域伤害了嫦娥?不错不错连人的灵魂都可以腐蚀掉但是对我来说这样还是差了点。”罗天不闪不动的站在那里任凭那些血红色的血浪落在自己的身上然而连圣人都畏惧如虎的血浪在扑到罗天身体的那一刹那竟然变成了一颗颗粉末摔落在地上——罗天身上那森寒的温度竟然连无形的元气都可以冻结。 其实罗天很清楚血河老祖之所以能伤到嫦娥那主要就归功于他血液里的妖族之血而且还是妖族皇帝的血液试想一下一般妖族的血液都具有着强烈的腐蚀性更何况血河老祖就是自己的那滴精血所化呢? 还是那句话:圣人所出绝无庸品。 然而血河老祖很不幸的遇到了罗天的混沌之火热的时候可以烤化一切;寒冷的时候甚至可以冻裂任何人的灵魂这就是宇宙迄今为止所知道的最强大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所谓的清淡无为的圣人为什么会为了它而大打出手——因为它的力量太恐怖了恐怖到可以轻易的毁灭一个圣人所以他们害怕他们害怕有人一旦得到了这团火那么圣人就不再是无敌的象征到头来只是人家桌子上的一盘菜。 此时的血河老祖就是罗天面前的一盘菜因为整个领域就是他的身体所化只要罗天愿意他随时可以将这个对自己产生不了任何威胁的领域彻底的从这个宇宙中抹去领域的消失就代表着血河老祖的毁灭。 然而罗天还是犹豫了毕竟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第二化身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弟弟一样相信是谁在处理这样的事情上也会犹豫一下的。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罗天这犹豫了一下的时间里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伏羲终于抓到了机会——逃走的机会。毕竟他是一个圣人圣人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的刚才罗天一进到大殿里就将伏羲锁定了所以即使他想跑也跑不了然而就在血河老祖领域展开的那一刻罗天的锁定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点松动——毕竟领域的作用就是用来隔绝外在的一切的但只是这一点的松动就给了伏羲逃走的机会——我是圣人只要我的敌人出现任何的失误都会给我带来机会——甚至是出手的机会。 但伏羲并没有选择出手虽然他身上就带着他的所有法宝他还是选择了逃跑伏羲已经被罗天吓破了胆即使是机会就在眼前伏羲也相信自己偷袭也不会成功的。 伏羲赌对了人类在这方面似乎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接下来的事情也证明了伏羲的猜测——就在伏羲逃走的一刹那罗天的一只手已经抓在了他的右胳膊上。 骨头的碎裂声伴随着一声闷哼声传来一条胳膊出现在了罗天的手上伏羲为了自己能够逃走毅然舍弃了自己的右臂。 随后大殿里就响起了罗天的一声怒吼声和血河老祖的一声闷哼——罗天只是用了一刹那就轻易的破掉了血河老祖的血河领域。 然而这一切的代价却是放走了罗天一心想要除之而后快的仇人——伏羲。 “你真的很了不起竟然就这样放掉了杀害自己原体的仇人。”罗天将血河老祖提起按在了墙上一双淡红色的眼睛里血丝隐现他的右手一团金黄色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着。 这团火焰是诡异的它还是第一次出现在罗天的手上那炙热的温度甚至连地上的石头都开始熔化了然而同时却又给人一种森寒的感觉。 这就是宇宙无敌的象征——混沌原火的真正形态一个矛盾的组成体——炙热和森寒存在于一个整体之中。 这一刻罗天对自己的第二化身真的动了杀机。 “要杀就杀我和你们妖族没什么好说的。”血河老祖在说这话的同时一股股紫红色的血液也从他的嘴里流出——罗天刚才的那一击几乎要了他的命。 “哈哈哈哈……你是魔族?你说自己是魔族?”罗天用手指沾上一点血河老祖的血液递到了他的面前道:“你别告诉我自己不知道魔族的血液是什么颜色的是蓝色你现在再看看你自己的血液又是什么颜色!是紫红色只有纯粹的妖族血液才会有的颜色现在知道了吧?自己竟然一直被别人当枪使竟然不知道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恩?回答我!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血河老祖惊呆了这么多年来他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血液即使是当年被八仙围攻的那一次自己也不曾流过一滴血毕竟以自己当年一个副教主的修为八仙想让自己流血除非是他们摆起伏魔大阵。 “不我不是妖族人我恨妖族我恨死他们的所有人。”血河老祖蓦的了疯的吼叫起来:“为什么?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为什么会是妖族人我明明恨他们的为什么?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地藏菩萨出声道:“那是因为你和你对面的这个男人都是当年东皇太一所化他是东皇太一的精气所化而你却是东皇太一的精血所化他带走了东皇太一的所有记忆和对人类的诅咒和怨气而你带走的却是东皇太一的不甘和对被女娲出卖的怨恨然而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你的记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最后对女娲的仇恨终于转化成了对整个妖族的仇恨因为你不同于那口精气你只是一滴血是不可能长期的保留对一个人的所有回忆的但你又不是一滴普通的血你的前主人毕竟是一位远古的大神所以你还是记住了一点那就是对整个妖族的仇恨毕竟女娲也是妖族人。” 地藏菩萨的话对血河老祖来说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然而当他看到面前罗天那双饱含杀机的眼睛时本已经对这个世间不再有任何留恋的血河老祖在这一刻突然又不想死了。 “不我不能死。”血河老祖直视着罗天那双杀机密布的眼睛道:“我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要亲自杀了伏羲和女娲这两个人给我一个机会求你。” 于是随着罗天眼中的杀机渐渐消逝按在血河老祖的手也渐渐的松开了罗天最后还是没杀他——对于这个自己的第二化身在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罗天还是决定给他一次机会。 “你的任务就是去杀掉伏羲至于女娲就交给我办好了你记住当你找到伏羲的时候千万不能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动手就可以了不然到时候后悔的将是你那些人类的智慧不是现在的你可以比的了的。” 罗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殿。

上一篇   第255章 嫦娥到来

下一篇   第257章 敲诈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