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英雄论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48章 英雄论

“呕”办公室里传来了一声呕吐声接着就见史司令手捂着嘴向外面跑去。 看着屏幕上那一幕幕的血腥场面战士临死前的惨叫声妖兽在咀嚼时嘴里出的“咯吱”声军人出身的谢万斌还好些只是脸色苍白一点但其他人可没有他这样的定力史司令第一个控制不住自己跑出办公室到外面呕吐去了。 谢万斌真的有点恨现在的这些科技在不能给敌人以毁灭性的打击的同时却又把声音和画面刻画的这样清晰但随后他就画面上的惨状所震惊了。 谢万斌害怕了。 军人出身见贯了浴血拼杀这样的场面的谢万斌从来就不知道怕为何物即使当年在边境他一个人面对着对面上百个匪徒的时候他也没有害怕过。 因为谢万斌自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所以他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怕这一点他倒是和罗天很像罗天也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两个人的身上都天生的带有一股傲气但和谢万斌不同的是罗天的英雄气概建立在他自身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实力上面;而谢万斌的却建立在自己手里的军队上面。 一个靠自身一个靠军队两者间的差别一下子就出来了靠自己的人无论在遇到什么样的场合都会有着相当的自信而一支军队即使再强大那也只是一个身外之物一旦军队本身受到了重创那么那个人长期建立起的信心就会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就像是现在害怕了的谢万斌已经想不起来他的第三支攻击部队其实就算是想起来了他也不想再派那些军队去送死了妖族那恐怖的实力和残忍的手段已经把他胆气一下子吓没有了剩下的就是无尽的担心和害怕。 谢万斌想到了跑他很清楚这次自己在和罗天的较量中彻底的失败了先不说罗天最后会不会放过自己单说自己在向全世界的广播中信誓旦旦的那翻话将来也够自己喝一壶的了更何况那些牺牲掉的军队呢? 可以说自己现在已经把手里所有的本钱全部赔进去了自己在华夏国的政治生涯已经宣告结束了。 “父亲攻击玄天市的第三梯队现在出吗?”一旁的谢运国小声的询问道现在也只有他这个儿子有胆量来问他因为旁边的人都看的出来这次的“剿匪”行动已经彻底的失败了这个时候谁还敢来触这个霉头? “去哪?去送死吗?”谢万斌有气无力的问道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谢运国的回答竟然不是想象中的暴跳如雷呈现出来的却是现在这样的软弱无力看来谢万斌还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相信他自己也知道现在无论怎么做都已经是回天无力了。 “这都是我的错。”谢万斌现在真的是大彻大悟了一切的原因都是自己不应该在不了解罗天的情况下就盲目的向他起了攻击结果在自己眼里无人能敌的军队在人家罗天的眼睛里就像是一块豆腐一样自己都没出面只是他的手下就把自己的军队当成开胃菜一样给吃掉了。 “不这不是父亲您的错。”一旁的谢运国连忙安慰自己的父亲道:“是那个罗天太狡猾自己一个仙人竟然欺骗我们这些普通人所有的罪过都应该由他来承担。” “不要在安慰你的父亲了。”谢万斌事到如今什么都想明白了:“你记住你父亲我是一个军人军人的荣誉要求我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能向别人推卸责任这次的事情一点也不怪那个罗天要怪就怪我谢万斌不自量力自以为是的以为手里有点军队就在那里坐井观天其实真正的高人就应该像那个罗天那样你想和我打那就随便你不动声色的就把你派去的部队全部吃掉到时候你想和别人抱怨都不可能这才是做人的最高境界那些什么狗屁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对我这个打了一辈子仗的军人来说那都是扯淡要是什么都能用嘴皮子解决了那还要我们这些拿枪的干什么?” “那父亲这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们怎么向国内的媒体交代?”谢运国在一旁不甘心的问道。 “你都知道个屁。”谢万国忍不住骂出了粗口:“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这个罗天不是我们所能对付得了的一个军人不但要知道怎样进攻还要知道怎样防守像你这样什么事都不讲究策略的做法即使是在这件事上胜利了最后终究要有一天会败在下一个人的手里我们现在还是想好善后的事情吧!其他的事情能放就放。” “不必了你们的后事我家主人已经替你们安排好了。”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就是凡是和我家主人做对的人最后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的?你马上给我出来。”谢万斌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来神色紧张的注视着除了父子两人外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道。 “想知道我是谁?好满足你这最后一个要求。”声音刚落谢万斌两个人就觉办公室里出现了一层水雾空气也一下子变得潮湿起来。 “谁!出来再不出来……。”正要继续说下去的谢万斌突然觉得喉咙一紧呼吸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他旁边的谢运国同样也是如此似乎整个办公室里的空气一瞬间被抽光了一样同时一个脸上蒙着面罩身穿白色武士装的女子出现在了办公室里。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里?还有你说的那个主人又是谁?”谢万斌一边将手里的枪对着那个女子一边急急的向窗边跑去很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现在呼吸困难一定是眼前的这个女子做的手脚他要跑到窗边把窗户打开。 “死人是没有必要知道这么多的。”女子的声音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你只要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就可以了。” 声音刚落刚刚跑到窗边的谢万斌突然现自己的手脚竟然被空气中的水汽紧紧的束缚住了呼吸不到空气的父子两人片刻工夫就因为肺部缺氧窒息而死。 “扑通”父子两人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 “各位观众这里是京华市电视台国家副军委主席兼国务院副总书记谢万斌同志昨天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和其长子谢运国同志因突性心脏病昏倒在办公桌前最后抢救无效于今日凌晨三点整逝世于京华医院享年67岁谢万斌同志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