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演戏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35章 演戏

京华市聂道坤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里的景象如果被聂云裳看到一定会后悔不听罗天的劝告回到聂道坤身边的。 “你叫谢运国是吧!”聂道坤满面红光的看着对面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哪里像那个医生说的那样还在昏迷?看来罗天说的一点没错他那个颗药确实很管用即使像剑婴下的那么重的手聂道坤的脸也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就恢复了原样。 “你父亲叫你到我这来有什么事啊?”聂道坤满脸的笑容道虽然他知道眼前的这个青年的来意但他还是要让谢运国自己说出来。 谢运国的脸色红了红再加上他那看似木讷的表情整个人看上去相当的老实:“我父亲叫我来这里找聂伯伯就是想让我告诉您想要他支持您当选国家主席那我们聂谢两家的关系就应该更进一步别到时候我们支持您上了位到头来您却忘了我们谢家那我们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就一个女儿已经嫁给了一个叫罗天的男人。”聂道坤为难的道:“虽然两个人还没有登记结婚但即使我把她送到你们的面前相信以谢兄的为人他也不会要小女成为她的儿媳妇的吧?” “不这件事我父亲已经知道了。”谢运国连忙道:“他老人家说了那件事您也是非不得已的但现在那个罗天既然已经用完了就该将他放弃了为了云裳妹妹的幸福着想她更应该嫁到我们家来。” “好既然谢兄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聂道坤爽朗的道:“我已经派人去接小女了估计她很快就会到这里了运国你等一下就好。” 本来按照聂道坤以前的性格他是不会将聂云裳接回来嫁给谢运国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活不了多少时间了长期的操劳加上日渐衰弱的身体使得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聂云裳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然而从罗天送给他的那颗药来看似乎是一颗能让人恢复青春的药神仙送的药又岂能差到哪里?于是在身体又恢复到了年轻时的状态时长期身居高位的聂道坤野心也不可抑制的膨胀了起来。 我为什么就不能当上国家的主席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总理最大的希望不就是想成为华夏国的主席吗?眼看机会就在眼前只要得到了眼前这个谢运国的父亲——全委副主席谢万斌的支持那么自己就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会成为主席的人选。 被主席之位冲昏了头的聂道坤想都没想就让自己的私人医生向聂云裳打了电话——只要聂云裳回到京华市那么就等于完全的脱离了和罗天的关系。 聂道坤毕竟是一个长期身居官场的人他很清楚罗天的为人正如罗天自己所说的他是一个相当爱国的人所以只要聂道坤没有做出一件损害国家利益的事即使是像今天早上这样骂了罗天一通罗天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还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一旦自己出了什么事那么华夏国会生什么样的事谁也说不清楚这也不是罗天希望看到的。 而只要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谢运国那么自己就有了足够的力量登上主席的宝座到时候自己军事经济一手抓将没有任何人可以和自己抗衡那时罗天的存在就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了。 这就是政客的真正嘴脸利用完了的人和物将被他们无情的一脚踢开。 “总理小姐已经到了京华市了。”那名医生在这个时候又走进了办公室:“您看是在这里见她吗?” “不等下你们要配合我演出戏。”聂道坤看向一旁的谢运国道:“我女儿如果知道我是骗她回来的以她的性格一定会坚决抗拒这门亲事的所以等下还要请运国你配合伯伯我演出戏这样她才会嫁给你。” “伯父您这是说哪里话?”谢运国呵呵笑道:“为了云裳的幸福小侄帮一下伯父这也是应该的嘛!” “好等下运国你看我的眼色行事好了。” 当聂云裳见到聂道坤时已经是在一间加护病房里了脸色苍白的聂道坤(汗刚才还红光满面的现在就反过来了)静静的躺在那里全身上下插满了各种仪器乍看上去似乎真的快要不行了。 “混蛋还说没把我父亲怎么样看看现在都成这样了还没怎么样?”聂云裳似乎没看到一旁的谢运国和医生一般一进病房就急忙跑到了聂道坤的身前。 “爸爸您醒醒我是云裳啊!”聂云裳趴在聂道坤的身前呼唤着。 仿佛真的出现了奇迹听到了女儿呼唤的聂道坤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艰难的动作似乎随时那双眼睛都会再次的合上看到父亲睁开了眼睛的聂云裳忍不住哭了起来。 “傻孩子(再汗一个确实够傻的)哭什么?爸爸已经71岁了就是现在死了也算是高寿了。”聂道坤声音微弱的道。 “爸爸您可千万不能有事云裳现在就剩下您一个亲人了。”聂云裳现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急促的向一旁的医生道:“医生你和我说实话我爸爸的病到底怎么样能救不能救?” 医生偷偷的看了眼聂道坤对着聂云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当然当然能救了现在的医疗水平这么高总理怎么会没救呢?” 反应过来的聂云裳将医生拉到了病房外低声道:“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了你说实话我父亲的伤到底能治愈吗?” 医生按照事先聂道坤嘱咐好的说法说道:“聂总理的外伤我们可以治好但他的体内似乎有一团元气在疯狂的破坏着总理的内部器官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现在就要看他老人家自己能不能挺过来了我相信总理吉人天相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奇迹?”聂云裳失魂落魄的道:“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真的只有奇迹出现我爸爸才会有希望么?” 随即聂云裳咬牙切齿的道:“罗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连自己的岳父都能下的去手禽兽都比你高三级。” 说完这句话的聂云裳又走进了病房抓住聂道坤的手道:“父亲医生说您一定会康复起来的现在您有什么话要对云裳说吗?女儿一定会好好听的。” 这其实就是在让聂道坤交代遗言了因为聂云裳很清楚一个已经7o岁的老人受了这么严重的内伤奇迹真的很难出现了而医生刚才后面的话其实只是在安慰自己。 “云裳答应爸爸估计你也知道是谁对爸爸下的手了。”聂道坤声音微弱的道:“所以那个人真的不足以让你托付终身的离开他吧!爸爸不想让你一辈子就待在那样一个人的身边看见旁边那个男的了么?爸爸死后就让他照顾你一生吧这是在这个世界上爸爸最后为你做的一件事了答应爸爸好吗?”

上一篇   第234章 离去

下一篇   第236章 败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