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离去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34章 离去

聂云裳的怒吼声吓了全客厅的人一跳连罗天怀里的剑婴也不例外当然罗天除外他就是那个死德性凡是他认为不再和自己有关系的人即使那个人想要一口吃掉一条牛他也不会去问那人会不会被撑死这样的话。 不错罗天已经给了聂云裳最后一个机会聂云裳刚才如果不对剑婴这一声怒吼那么说明在她的心中罗天的地位还是高于她的那个父亲聂道坤的然而现在看来罗天在她心里的地位并没比聂道坤重至于轻多少现在已经不是罗天想管的了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那么就没有必要再知道经过了。 聂云裳在向剑婴怒吼的同时也注意到了琳达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但此时她真的顾不上这么多了自己的父亲现在还在昏迷中而事情的始作俑者此时却当着自己的面悠闲的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一阵抽痛。 “说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聂云裳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我爸爸今年都已经71岁了他怎么可能经受得起你这样的殴打现在我只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错是我干的又怎么样?”平时嘻嘻哈哈的剑婴的火气也上来了:“我告诉你我也就是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才仅仅把他打昏的这要是换做以前老子我的脾气像聂道坤这样忘恩负义颠倒是非的人老子早把他烧成灰了现在只是教训了他一顿那还是轻的真把老子惹火了我剥了他的皮你信不信?” “你你打了人还这么猖狂你好样的老公你怎么说?”聂云裳真没到剑婴会这样说再仔细一看罗天竟然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在那里逗弄着剑婴那胖乎乎的小手这下可把聂云裳给气坏了。 “哎呀?小兔崽子你还有以前?”罗天仿佛没有听到聂云裳的话一般将剑婴举在身前道:“给老爸我说说你以前是混哪里的?是不是和爸爸我混一个道上的那为什么咱们两个人说话的口气会这么像? 罗天的话差点没把聂云裳给气死闹了半天竟然会是自己一个人在那唱独角戏罗天的口气里哪有一点怪剑婴的意思? “罗天你到底听没听见我刚才问你的话。”聂云裳真的急了竟然直呼罗天的名字了。 “什么话?”罗天连正眼都没有看一眼聂云裳:“我刚才在研究我儿子的手为什么会这么胖没听见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在问你你儿子剑婴把我父亲给打了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聂云裳没好气的道。 “怎么处理?我还能怎么处理?”罗天一脸的疑问:“人已经打了大不了你叫你父亲来这里再打回来好了剑婴还小我准备这次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一下。” “你我父亲可是你的岳父他现在受了重伤还在昏迷中你怎么能这么轻描淡写的就一笔带过了呢?一旦有一天他觉得我这个做母亲的碍事把我也教训一顿那时候可就真晚了。”聂云裳随即无奈的道:“好吧你说说你准备怎么教训剑婴?” 罗天的眼睛终于看向聂云裳了只见他的眼睛闪过一丝冷笑对着剑婴道:“小兔崽子你知道这次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剑婴也从罗天的眼睛里看出了一点端倪要知道罗天虽然此时的口气十分不善但看向剑婴的眼睛里却夹着一丝喜悦的光芒剑婴一下就知道事情不像自己想的这么简单。 “我老人家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剑婴满脸委屈的道:“爸爸你老人家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老人家一定虚心接受。” “好孩子爸爸没白疼你。”罗天在剑婴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道:“你要记住这次的教训下次如果再决定向一个人动手的话一定要把那个人彻底的干掉不要像现在这样拖泥带水的看看人家现在找上门来了吧?你说你要是当时把聂道坤一拳打死人家还有时间在这里问这问那的吗?相信早已经跑回去趴在自己父亲的身上干嚎了哪还会有这么多的事?” 罗天的话像一盆凉水一样浇在了聂云裳的头上她真的没想到原以为罗天至少会揍剑婴一顿的现在罗天不但不怪剑婴反而在教唆剑婴下手应该更狠一点。 “罗天你好样的。”聂云裳终于对罗天火了:“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聂云裳自问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没想到却换来了现在这个下场好既然这个家庭不再欢迎我那我走好了。” “慢!”罗天喊住了正要往外走的聂云裳:“既然你决定离开我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我今天得把话和你说明白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句话不假但你知道不知道还有一句话叫出嫁从夫?既然你已经是我罗天的女人了那就不能再对你以前的那个家有任何的希望而你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相信你比我更清楚今天早上生的事情也好刚才生的事情也罢我都不觉得我做的有什么错的我相信剑婴也是懂得分寸的他绝对不会对你父亲下很重的手而且我告诉你我给你父亲吃的那药只要剑婴没把他打死那天那么他顶多只能昏迷一时绝对不会像电话里那个人说的那样到现在还在昏迷。” 此时被罗天气的已经快要疯的聂云裳哪里还听得进罗天的半句话?她现在急着赶回父亲的身边看看自己这个唯一的父亲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然而就在她的身体就要离开这个客厅时罗天的声音平静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你如果今天踏出这个家门那你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这个家和你再无半点关系。” 聂云裳的身体蓦的颤动了一下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公寓。 聂云裳是哭着离开公寓的因为她很清楚罗天的那句话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然而现在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留在罗天的身边做他的妻子;要么回到父亲的身边做一个孝顺的女儿。 聂云裳在两条路中选择了后者——她始终没有怀疑过电话里那个医生的话。 也就是说在她的心里罗天始终是一个外人自然而然的罗天的话也就没有自己的父亲的话可信了这就是她毅然离开罗天身边的真正原因。 其实这也怪不了聂云裳她之所以能和罗天结合完全是因为利益的关系她即使嘴上说爱罗天但在她的内心还是没有真正的接受过罗天。 即使罗天想尽了一切办法希望能让她爱上自己但由于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太短还有就是聂云裳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国家总理的女儿自视甚高的她其实从内心深处反感罗天有那么多的女人。 而女人太多自己就无法得到罗天太多的关爱这让从小就深受爱情唯一论的聂云裳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说到底就是她的私心在作怪——我是国家总理的女儿我可以有很多的男人但我爱的男人却不可以有其他的女人。 然而已经登上了飞机的聂云裳并不知道此时就在聂道坤的办公室里一个人正在那里等着她的到来这个人是谁?

上一篇   第233章 露馅

下一篇   第235章 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