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谅解(上) - 九天剑仙在异世

第216章 谅解(上)

客厅里。 聂云裳不知道父亲现在给自己打来电话是为了什么接到了聂道坤的电话后包括琳达在内的所有女人都避闲似的离开了客厅同时对于罗天的所说的话聂云裳那是深信不疑的毕竟她从小长于那个家庭自己的哥哥和父亲是有一个什么样的人她是很清楚的。 自私懦弱却又喜欢耍小聪明这就是聂云裳对自己的哥哥的评价对于他聂云裳真的一点好感都欠奉而且聂云裳还知道上官家之所以能成为龙家外华夏国的第二世家主要就是靠的自己这个哥哥的一路提携和帮助。 为什么? 因为自己的哥哥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迷上了上官家的家主孙女上官雨柔一个二十三岁可以叫他叔叔的女人。 对于这个女人出于自己女性特有的细腻聂云裳清楚的知道上官雨柔并不爱自己的哥哥之所以在和聂云鹏交往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原因?华夏国总理的儿子即使这个招牌拿到全世界也是有着相当沉重的分量的。 毕竟华夏国是世界第一强国这个国家的总理那更是位高权重不知道有多少国家政府想巴结上自己的家而不可得。 靠上了聂家那就等于有了一张通往全世界的通行证。 而自己的父亲呢?为了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明明知道上官家族存心不良竟然不加以阻止反而在一旁不声不响这不是在暗地里鼓励自己的儿子向那个陷阱里跳而无动于衷么? 当罗天说到上官家也在那里时聂云裳就很清楚的知道一定是上官家想要把龙家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这才怂恿自己那个哥哥将罗天赶走好独占这个功劳而自己那个懦弱的哥哥竟然就这样答应了。 至于后来自己的父亲到了那里之后的事情聂云裳真的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即使他做的再不对也还是自己的父亲自己一个晚辈是不能随便谈论自己的父亲的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和那个家庭划清界限。 所以当聂云裳看到屏幕上的聂道坤时一点好脸色没给。 “找我有什么事?”聂云裳冷冷的道:“在开始说你的事情之前我先正式的通知你一声以后我将和聂家划清界限出嫁从夫这个道理是你从小就教育我的好了说说你的事吧!罗天在睡觉这两天他累坏了想想我真替他抱委屈为了人家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却被人像一条狗一样的撵了回来他这是何苦来的想想也是只是娶了聂家人不要了的女儿怎么说也只是个外人外人能有儿子亲吗?” “云裳父亲错了我知道你恨我恨你哥哥我今天来也不是寻求你的原谅的。”聂道坤嗓音沙哑的道:“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哥哥已经死了葬礼就定在明天我希望你能回来看一下他毕竟他是你的亲哥哥。” “什么?哥哥死了?”聂云裳不可思议的道:“他怎么可能死了昨天还那么春风得意的现在就死了?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我告诉你你把我骗到京华市也没用如果罗天知道我被你们扣留在那里以他的本事一定可以把我救出去的。” “是真的。”在这一刻聂道坤一下子变得苍老了很多:“命令是我亲自下的我刚从行刑室里回来注射死的毕竟他曾经是我的儿子我不想让他死的那么遭罪。” “是您亲自下的命令?”聂云裳简直不相信这句话是从自己父亲的嘴里说出来的聂家就聂云鹏一个儿子从小更是被像宝贝一般捧在了手里哪怕是聂云鹏出了一点事情聂家都得鸡飞狗跳半天就是这样一个父亲竟然会杀了自己的儿子说出去没人会相信。 “那您的意思呢?”聂云裳很了解自己的父亲在这样大的事情上他是不会和别人开玩笑的既然他已经这样说了那就说明事情已经生了聂云裳对父亲的心态立刻就不一样了连称呼都改了。 “你明天把罗天也带来吧!”聂道坤无力的道:“怎么说他也是我名义上的女婿虽然我做的事情对不起他但还好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伤害以后你们要是愿意可以经常来看看我这个糟老头子爸爸老了很多事情不想再过问了我准备明年就退下来这个国家还是应该由年轻人来掌管。” 说完这些的聂道坤就挂上了电话客厅里只剩下聂云裳静静的坐在沙上呆她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仅仅为了一件小事父亲就会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 然而她并不知道聂道坤对聂云鹏的不满由来已久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的儿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连亲生的女儿都知道那么做为一个久居官场的老人来说他会不知道吗? 但是凡事都要有个度当自己的儿子为了一己私欲威胁到了自己的父亲乃至整个家族时——当沧海离开的那一刻起老人就知道自己必须因为这件事给整个修真界一个交代不然整个修真界是不会放过自己的诬陷一个神仙这对于修真界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仙人是高傲的罗天也许会因为是自己的女婿而不去计较这件事但其他的修真者可不会这么想虽然修真界中因为门派的理念和功法的高低充满了各种内外斗争但在一件事上修真界的态度是相当一致的那就是任何修真界以外的人是不可以对修真者有任何的不敬修真者是高傲的他们把自己的尊严看得相当的重要现在竟然有人胆敢诬陷一个仙人所以聂道坤必须在这个时候定下决断虽然这个决断里充满了辛酸和痛苦。 直到琳达听到客厅里没了声音试着出来看看时这才看到了坐在沙上呆的聂云裳。 “怎么了云裳?出了什么事?”琳达来到沙上轻轻的推了一下她道:“有什么话不要憋在心里说给姐姐听听大家都可以帮你想办法是不是你父亲逼你回去了?” “不是。”聂云裳平静的道:“他刚才是来告诉我我哥哥今天已经死了是他亲手处死的他想要我明天去参加我哥哥的葬礼。” “好不愧是一个久居官场的人知道在什么样的场合应该怎么做。”罗天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既然这样那我明天就陪你去一趟京华市。”

下一篇   第217章 谅解(中)